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侵蚀游戏 > 第九百三十七章 终章
听书 - 侵蚀游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百三十七章 终章

侵蚀游戏 | 作者:十一月的谎言| 2021-01-11 03:5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烈日当空,酷热的阳光正漫晒着大地上的一切。

暑热的天气之下,只有那不时吹拂而来的轻风将这酷暑缓解一番。

然而,就是在这酷热的天气之下,一个山丘的半山腰上,碧绿的矮草坡上,一棵偌大的桂花树下,两个头发花白看起来有些苍老的身影正坐在草坡上,用一种幸福且和蔼的目光望着下方数个小身影玩耍的场景。

就在这时,一个看起来也上了年纪但是却给人一种异常活泼之感的年老妇女走到了这草坡上,对着其中一个身影喊道:”苟霍,别坐了,你的孙子都叫你起来玩了。“

“行了行了……”

如今已经头发花白,脸上也满是皱纹的苟霍扶了扶自己的老腰后,对着身前这个即便老了却也能够看到年轻时那精致美丽面容的连汐说道:“马上就来。”说完,他还转过头对着此刻面带微笑,一脸幸福的宛晶说道:“晶姐,那我先……”

“可以了。都老夫老妻了。”

宛晶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苟霍挥了挥手,便继续将目光放在了下方那被连汐称之为孙子孙女充满了活力的身影之上,脸上洋溢着一种满足的幸福感。

苟霍此时也被不服老的连汐拉着,无奈的走到了他的孙子孙女旁边,在孙辈的围绕下开心的和他们一起玩耍起来。

在这个世界,苟霍,连汐和宛晶三人一同走过了五十个年月。

他们共同营造了一个大家族,结婚生子,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在这里,他们会老,在这里,他们没有过去的一切能力,有的只是一个凡人的躯体。

这个世界,正是苟霍为了将过去的自己的愿望实现而创造出来的一个极致平凡的世界。

这个世界以侵蚀发生之前的世界为模板,但是,这里没有任何的能力,也不会发生任何的侵蚀事件。在这个世界里,一切的进程就和过去的科技发展进程一般,国家之间也常常发生各样的事件,整个星球也在维系着普通的生活。

只不过,苟霍,宛晶和连汐三人则是过着过去梦寐以求的平凡生活,并没有理会这个世界新掀起的各种纷争。

因为经历过不凡,才知道平凡的珍贵。

所以,在创造出了这个世界后,苟霍曾经征求过世界所有人,愿意进入的人将能够一同进入这个世界。只不过,所有进入这个世界的人都会失去曾经所拥有的能力,并且一切有关于侵蚀的事情都无法说出。

即便如此,还是有着许多人加入了这个世界,成为了这个世界里平凡中的一员。

只是,这份经历了将近五十个年月的平凡在今天却要迎来终结。因为,这是苟霍为自己定下的期限。

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的期限。

故而,这最后的一次和自己的后代们玩乐的场景显得异常的珍贵。

等时间缓缓流过,在这桂花飘香的山坡之上,烈日也逐渐的落下。

当苟霍,连汐和宛晶一起在子女的迎接中送别了自己的孙子孙女后,三人相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神之中的满足。

平凡的五十年,已经让他们品尝过了所有的酸甜苦辣,拥有着这一切,他们已经足够了。

“那么,走吧。”

搀扶着宛晶,苟霍对着此时走在身前的连汐无奈的摇了摇头,三人一起便从市中心往郊外的房子走去。

只是,就在一个拐角处,一个身影急匆匆的从中跑出不小心撞上了连汐,将连汐撞得摔倒在地。

刹那间,在苟霍和宛晶关切的目光之下,这个身影也是发出了一声惊呼声,随后充满了歉意的将被撞倒在地的连汐扶了起来。

“没事吧!”

“连汐,你怎么样?“

因为衰老,此时的连汐明显看起来有些吃痛。只是,她还是对着苟霍轻轻地摇头说道:“没事,就是人老了的毛病。”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看向了旁边这个不断道歉的年轻小伙,苟霍上下打量了一下后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为什么这么急?“

此时看起来充满了歉意的年轻小伙不好意思的对着苟霍再次道歉后才说道:”我叫司梦云,就是刚下班,想要赶地铁早点回去,所以就……没想到却撞到了老奶奶……再次和您说声对不起。“

如此有礼貌的道歉,即便苟霍刚刚有些气愤此时也不由的消气说道:”行了,不怪你了。既然赶,那你就先走吧。“

“真的?”

“她也没什么事。”

”那我先走了。“

看起来真有些着急,司梦云也是对着三人微微躬身后便快速的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宛晶不由的噗嗤笑了一声道:“好像过去我们也像他这样……哈……”

看向了此刻明显想到了什么开心事的宛晶,连汐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后,指着苟霍笑着说道:“是啊,以前我和苟霍去上班,好像就是因为起晚了和他一样赶地铁,差点也像他一样撞上人了。”

听着过去的糗事,苟霍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拉着宛晶扶着连汐就往家里走去,“好了好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此时的宛晶显得有些感慨,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叹息,反而尽是喜悦。

回顾但是却不去回望,这是宛晶的人生态度。

随着三人就这么相互调笑着走回家中,在苟霍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类似于M的奇特符号后,他看了一眼身边的连汐和宛晶道:“那么,准备好了吗?”

宛晶和连汐相互看了一眼,紧接着同时深深的凝视了一眼那挂满了前方墙壁的各种家族合照,看着上面慢慢变老的自己和慢慢增多的合照成员,两人都是一脸幸福的说道:“啊,好了。”

听到这句话,苟霍也是微微一笑,紧接着轻轻地按动了手中的符号。

……

“冷鹰!第一希望的第一次游学安排在了下一周,游学的地址在魔兽世界的雷霆崖。听说是萨尔安排的。”

“……雷霆崖?”在经过了片刻的思索后,冷鹰冰冷的声音响起,“去吧。”

“总长,关于狱之界的报告。此时的狱之界似乎有着将近四十万的侵蚀者在其中,而且大部分的都是反叛武装旗下的成员。”

“不用理它,只要那个女人不疯就不用去管。”

“对了,总长,凯瑞甘女士似乎正在不停地联系你,你不……”

“别理那个虫女,管她去死。”

“……”

M市的基地之中,冷鹰正日常的处理着各种事务,只是这时在她身边的绿灯亮起之后,她的眼眸却忽然一动,紧接着整个人身形一转便化作了一道幽蓝色的幽能直接来到了基地的一个宿舍之中。

宿舍里,三个身影正逐渐的从一个如同传送门般的环状圆圈内走出,同时可见看见这三人脸上衰老的肌肤和容貌正随着慢慢的步出而逐渐的恢复年轻。

等环状圆圈消失之后,三人已经完全的成为了一个如同二三十岁的青年模样。

“你们,终于回来了。”

看着身前的三人,冷鹰不禁笑了出来。

”啊!我的肌肤!又恢复弹性了!“

此时,最激动的明显是连汐,正不断的摸着那嫩滑的肌肤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虽然很喜欢和爱人一同衰老的感觉,但是果然还是年轻点好啊!

连汐的心理活动只是让苟霍无奈的轻轻摇头,紧接着看向了身前的冷鹰说道:”这边情况怎么样?“

“你们走了一年,这里的情况也就发展了一年。虽然没有一年前那般剑拔弩张,但是其实整个世界也还是那样。不同的是,如今的各个侵蚀世界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存在。所以,彼此之间的连通似乎更加的紧密了。”

“是吗……”

苟霍朝着窗边走去,在拉开了那已经拉上了一年的窗帘后,看向了这个陌生但是却又熟悉的世界。

首先映入他眼中的是那棵高耸入云将整个眼球的三分之一视野占据的金黄色的世界巨树。这棵树,就像是那一天发生的一切的象征般,自那天起一直就这么高耸着,散发着淡淡的魔力波动不断的循环着整个世界的魔力。

可以说,如今这棵世界巨树就是这个世界的魔力循环。在这棵世界巨树的作用之下,才得以在脱离了deus的控制后将过往的一切继续运作。

也就是说,这棵世界巨树就是新的侵蚀系统的存在,只不过它没有任何的意识而已。

除此之外,便是树上氤氲着的七个影子。

七个影子代表着七扇大门,也就是过去侵蚀游戏中的七个世界。

也因为世界巨树的原因,七扇大门才可以常开着让彼此之间达到互通。

在deus离开之后,这个世界便进入了它正常的轨迹。不再有任何的侵蚀任务,只是侵蚀系统的存在被世界巨树代替,其他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其中,在苟霍创造出了一个凡人的世界后,他也为创造出了一个类似于幻想世界的地方专门提供给一些厌倦了战乱却又不想放弃自己的力量锻炼的人。

像瓦里安,萨尔,玛法里奥等一众暗夜精灵以及部分的侵蚀者,便进入了这个如同幻想世界的地方自给自足休养生息。

像阿尔萨斯等人的存在则是在如今没有消失但是却将太平洋占据了一半的狱之界里扎根了,七大……如今的六大魔王中的安达利尔正不断地找着他的麻烦。

燃烧军团,因为艾泽拉斯大陆屏障的缘故,萨格拉斯始终无法突破那个屏障来到这个大陆一览所谓的侵蚀盛况。

至于其他的罪恶存在都大多数的进入了狱之界这么一个天然的罪恶之地。

而如今的各大洲也相继的恢复了各种较为安静的环境中。虽然因为侵蚀的缘故彼此之间的争斗依旧,不过却也没有再发生像过去的天灾,虫灾等情况。

可以说,这个世界正朝着科技,魔法以及各种能力相互结合的世界中发展着。

虽然阴影之中依旧有着狱之界以及其他的邪恶在活动着,但是明面之上却还是一片的安宁。

在深深的将这个世界扫了一眼后,苟霍便转过身对着此时身后的三人说道:“那么,该轮到我了。”

对此,宛晶和连汐虽有些不舍,但是陪伴了许久的两人却还是对着苟霍默默的点头。

而冷鹰则是有些惊异的问道:“这么快吗?”

苟霍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感觉到了它的到来。“

紧接着,苟霍便回过头推开窗户慢慢的飘向了空中。

而此刻,正在基地之下的温蕾萨似乎感受到了苟霍的气息,不禁第一时间抬起头来。在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后,她的脸上也是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与此同时,英国的城堡之中,一个绝美的身影正坐在窗边,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般皱起了眉头朝着东方看去。不单单是她,亚洲中部一个堆满了游戏机的房间里一个欢笑着的男子也是猛地抬头,非洲大地上一个正在冥想的身影忽然睁开了双眼,南美洲剑室中练习着剑法的一个身影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剑,大洋洲,那个如今属于魔法的国度上,一个因为音乐摇晃着的身影也渐渐的停下了摆动,北极,冰雪覆盖的大地之中,一个冰雪铸造的城堡里一个身影冰冷的看向了天空。

也不止这些人,凡是如今叫得上名号的侵蚀者,从各个世界而来的存在,都纷纷的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之上。

因为,伴随着一个身影的缓缓上升,天空之上似乎像一年前那般再次裂了开来。

同时,没有消失的水晶拱门里,泰瑞尔看着那个逐渐升起的身影,眼神之中充满了敬意。

狱之界中,如今已经被彻底破坏的世界之石大殿的旁边,巴尔和墨菲斯托也是第一时间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之上。

伴随着一声轰鸣的列车响声,在那裂开的天空中,一辆洁白的列车逐渐的从远方的黑暗中行驶而来。

空中,看着身前逐渐停下来的列车,苟霍神色漠然。

伴随着车厢门的打开,一个身影映入了苟霍的眼中。

“费南多?”

看着这个让他有些意外的身影,苟霍不禁皱起眉来。

然而,此时已经穿上了一身七彩西服,整个人也化作了另一种形态的他却对着苟霍轻轻挥手道:“一年不见,你终于来了。”

苟霍和deus有着一个约定。

这个约定确保了如今这个世界不再受到deus的管控也不再列入任何未来游戏的进程之中,除此之外也让他得到了一年的期限。

而这个约定的最终便是他会加入到deus旗下,去到那个传说之中的中继站。

在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费南多后,苟霍也不再废话,往前踏了一步走入车厢后,在一种奇怪的感觉之下,他对着费南多漠然说道:

“走吧,前往中继站!”

费南多对着苟霍轻轻地点头,让了个身位道:“当然。”

在苟霍从他的身旁走过往列车车厢深处走去的时候,费南多却在逐渐关上的门中悄然的扫视了一眼这个养育了他的世界,紧接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苟霍创造出来的那个凡人的世界。

“这个世界不再列入未来游戏的世界,但是,你的世界却没有呢……哈哈哈哈……“

在一阵轻然欢快的笑声中,费南多渐渐的转身朝着此时已经踏入了驾驶室似乎有所察觉的苟霍露出了一个笑容,紧接着转了转手,在那标志性的笑容之中对着苟霍说道:“那么,启程吧。”

随着车厢门在一阵蒸汽声中缓缓关上,列车正式的启动朝着那远方几乎看不见尽头的世界树飞驰而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