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千门江湖 > 第三十三章 陈一鸣之死(大结局)
听书 - 千门江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三章 陈一鸣之死(大结局)

千门江湖 | 作者:千叶大师| 2021-01-11 03:4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陈一鸣胸口的鲜血顺着苏子全的脖子流淌而出,滴滴答答的洒了一路,看到奄奄一息的陈一鸣,苏子全心如刀绞,忍着自己伤口的疼痛,浑身颤抖地背着陈一鸣往外面挪去。

“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会有一天我要为我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我一直在等这一天,现在终于等到了。”陈一鸣双目空洞,但是神情却根本没有任何痛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解脱。

苏子全抹着眼泪点点头,对陈一鸣说道:“这些日子我们都误会你了!你想让所有人都恨你!你根本没准备祈求原谅!相反,你是希望黛云能够尽快忘记你!从你的阴影里走出来。”

这个时候的苏子全明悟了,他终于明白,刚才唐黛云冲着陈一鸣说出“我恨你”三个字的时候,为什么陈一鸣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苏子全不停的咳嗽着,咳出的唾液中夹带着一丝丝鲜血,刚才他替陈一鸣挡下的一刀伤及了他的肺部,但是与陈一鸣的致命伤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陈一鸣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唐黛云的照片,满足的看了一眼又一眼后,双手护着照片,将照片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大小姐,我们这十年不算什么,你今后还有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你有你亲哥哥保护,有我弟弟陪伴,相信你往后的日子不会过得太闷,我,可以放心了。”

趴在苏子全的背上,陈一鸣的眼睛闭上了,从杀了老门主那一刻开始,陈一鸣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带着如释重负的满足。

“你杀光了十年前的同伙,是为了让唐家和千门的恩怨由你一个人了结!你不想因为冤冤相报,再给唐家、给黛云增添任何麻烦!你根本没有变成冷血无情的嗜血恶魔。”

“你只是试图把自己扮演成一个疯子罢了!你从军火商那里购买**,并不是想要炸毁诡门,也没准备牵连无辜之人。”

苏子全背负着陈一鸣,口中不断的喃喃跟陈一鸣说着话,他担心陈一鸣死去,他害怕陈一鸣死去,只有不断和陈一鸣说话,收到陈一鸣传来的反馈信息后,苏子全才有动力继续前行。

“不愧是天府里第一神探。”苏子全说完良久,陈一鸣才气若游丝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苏子全的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往下滴落,带着一丝哀求,苏子全哭泣着对陈一鸣说道:“别睡啊哥,我这就带你出去!我们去医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苏子全拼命捂住陈一鸣的伤口,吃力地背上陈一鸣,自己胸口的伤口也在流着血,陈一鸣趴在苏子全背上,随着苏子全的走动,不断有血滴落下来,两兄弟的血,已经分不清是谁的了。

“帮我,跟,黛云说,杀她父母的人,我已经全部替她找到了。”陈一鸣气若游丝,轻声在苏子全耳边说道。

苏子全知道,这个时候的陈一鸣每说一句话,都会耗费掉他一丝生命力,他内心也清楚,陈一鸣这是在交代遗言了,听到陈一鸣的话后,苏子全含泪,拼命点头回应道:“好,我跟她说,我跟她说。”

“噗!”

陈一鸣吐了一口鲜血,鲜血直接沾满了苏子全的脸颊,但是苏子全却毫不在意,一口鲜血过后,陈一鸣似乎恢复了一些精神,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对苏子全说道:“十个凶手,谁也没跑掉,包括我”

趴在苏子全背上,陈一鸣喃喃自语。

“你是被逼的,你不是凶手,不是....”苏子全哭了,哭的泣不成声,他的脚步也越来越沉,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回光返照,但他却不敢面对。

陈一鸣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闭上眼睛说道:“这十年来,我活得太累了,不过好在,你手上,从来没沾过血,以后的日子,你也要帮我活出来啊,我好累,答、答应我,不、不要让黛云看、看到我现在这样子。”

说完这话,陈一鸣再无反应,苏子全背着已经安详死在自己背上的陈一鸣,抹了一把眼泪后,自言自语地说道:“好,我不告诉黛云,我会瞒着她,就像小时候你瞒着我为我做的所有事那样。哥,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但下辈子我要做哥哥,我来照顾你、保护你,把这辈子没还完的恩全部还给你...”

诡门总舵内,唐青云、唐黛云和紫绡终于找到靠在某房间门口失血过多,昏过去的苏子全,苏子全的手紧紧抓着一根布带,布带死死系在门把手上,唐黛云和紫绡连忙扶起苏子全,唐青云犹豫了一下,解开布带,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陈一鸣衣着笔挺地躺在干净的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腹部,非常平静,在陈一鸣的双手间放着一张唐黛云的照片,照片上的唐黛云,笑容灿烂。

唐青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看着躺在床上的陈一鸣,唐青云叹息了一声,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军帽端端正正地托在手上,冲着陈一鸣敬了个军礼。

唐黛云已经哭成了泪人,无言地坐在陈一鸣的身边,伸手抚摸着陈一鸣已经冰冷的脸颊,陈一鸣和她朝夕相处地镜头也不断在她脑海里浮现。

回到总舵大堂,苏子全已经醒了过来,他受的伤需要静养,但是不致命,苏子全一边接受军医的治疗,一边虚脱地靠在唐黛云肩上两眼放空,唐黛云默默地泪流满面。

唐青云坐在另一边,抱着双目失神失神的紫绡,整个诡门弥漫着一种劫后重生的氛围,似乎也是在为陈一鸣默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大家都需要时间去消化,因此,沉默成了最好的表达方式。

“唐大哥,你和朱探长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紫绡看着唐青云,率先打破了沉默。

唐青云抚摸了一下紫绡的秀发,轻声说道:“是苏子全给我们的线报。”

紫绡诧异地看向苏子全,而也苏子全愣了愣,显然是一头雾水,不过就是须臾,他明白了过来,还是不说话,。

其实,从苏子全的表情唐青云也猜到了一二,但他也心照不宣地不再讲话。

“是一鸣哥哥,呜呜呜,是一鸣哥哥...”终于,憋了许久是唐黛云哇呜一下哭了出来....

朱探长看着情况有些悲痛,轻咳一声走过来说道:“唐长官,我们刚刚找到主犯寒门主和从犯秦风的尸体。”

苏子全听到朱探长的称呼之后目光一滞,刚要说什么却被唐黛云抢先,认真严肃地对朱探长说道:“他不是秦风,他叫陈一鸣。”

苏子全一怔,感觉眼眶一热,唐黛云的话里是什么意思苏子全怎么能听不出来?或许,这就是陈一鸣死前最大心愿吧?

朱探长听后尴尬的看向了唐青云,别笑看了这么一个称呼,这可是给陈一鸣定性的事,“秦风”是匪,而“陈一鸣”则是唐家的管家,上海滩上跺跺脚,地面也要抖三抖的存在,所谓盖棺定论,无异于此。

唐青云点点头,同意了唐黛云的意见,朱探长才继续接着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唐家灭门案的所有凶手伏法的伏法,落网的落网,这个案子终于可以宣告结束了!”

唐青云再次点点头,示意知道了,朱探长犹豫了一番后继续说道:“只是陈一鸣在前几日购买的**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

“他没有制成**。”苏子全在一边,轻声插话道。

朱探长一脸诧异,然后问道:“那**去哪儿了?”

.....

天府里,夕阳染红了天空,苏子全、紫绡、唐黛云和唐青云四人再次回到了冷冷清清的平安戏院门口,路边一个卖爆竹的小贩的摊子,摊主正吆喝着给几个围着的小孩子点小炮仗玩,冲着小孩子们笑道:“人人都有的,小心点!!!别炸了手指头!”

小孩子们嘻嘻哈哈,一阵吵闹,唐黛云驻足,看着孩子们快乐的小脸蛋,不禁笑了,深吸了一口气,唐黛云对苏子全他们三人说道:“快除夕夜了。”

“对啊,新的一年。”唐青云点点头。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了。”紫绡挽着唐青云的胳膊,脸上终于挂上了笑意。

苏子全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了那枚粉钻鸽子蛋钻戒,递给了唐黛云,对唐黛云说道:“物归原主。”

“你从哪儿找到的?”唐黛云一脸惊喜地将戒指握在手中问道。

苏子全笑道:“柳余多那儿。”

唐黛云了然于心地点点头,不再兴奋,轻轻将戒指收了起来。

“你们看,那是什么?”突然,紫绡指着平安戏院问道。

戏院门口,几个工人在平安戏院的门口摆放一排烟花筒,看到这些烟花同,紫绡的老板娘脾气顿时发作,叉着腰问摆放的工人说道:“这些烟火是谁让你们送来的?这些东西付过钱了吗?”

“付过了、付过了,他一个礼拜前就预订了,指定我们今天送来,说是给唐黛云大小姐的新年礼物!”工人见紫绡生气,连连点头说道。

“谁啊?”唐黛云好奇问道。

工人们摇摇头,示意那人没有留名,三人还在思索,苏子全却朝前走了几步,有些哽咽地说道:“棺材脸,还玩这一套把戏!比我还幼稚!”

唐黛云、唐青云、紫绡站在苏子全身后不远处他,苏子全45°角仰望着天空,笑着笑着,泪流满面。

焰火绚丽夺目地在空中绽放。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