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三叶草精重生记 > 第218章 营长反常
听书 - 三叶草精重生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18章 营长反常

三叶草精重生记 | 作者:枯叶世界| 2021-01-11 08: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恋上你看书网,三叶草精重生记

“莫老这么好说话?”

“当然,我外公会帮着的”

这时颜玉冷不叮来上一句,孙营长也知道颜玉的身份,这话没毛病,无从反驳,这丫头真不愧是宋军长教出来的,做什么事,都想得面面惧到,要是他女儿英英长得有清歌这么懂事,就好了。

车子很快,在上午十点的时候就到了,军车开进江家村,引得村里的小孩一路叫喊的跟着,那兴奋劲,就好像他们坐车似的。

清歌露出头来,一看外面小孩里面还有三个熟面孔“小弟,小虎小凤”孙营长听了停下了车,清歌打开车门让三个小家伙上了车,颜玉怕他们碰着清歌的伤,就让她坐在前排,

“孙营长,麻烦你先送颜玉回家吧,到时我再走回去”颜玉是第一次到江家村,不认得莫爷爷家的路,清歌提出先送他。

车子开起,小弟扒在前排椅子上说着“五姐,你总算回来了,你让莫爷爷给我们带回来的礼物大家都收到了,谢谢你”

“谢谢你,小姨”旁边小虎小凤奶声奶气的回着,

“五姐你的手怎么啦,怎么还用纱布吊着”小弟看着姐姐的手,满眼心疼。

“没事,抓树不小心刮了下”清歌一句带过,

“他们是你大姐的孩子?”孙营长看了眼,问着。

“是啊,小虎小凤今年四岁多了,是龙凤胎,回来时瘦得像个猴子,现在养好了许多,看看,长得像我大姐吧?”

这点清歌特别满意,那赵青虽长得不错,但也没大姐长得好啊,大姐就像古代的大家闺秀,真的是心灵手巧,秀外慧中,贤良淑德,集华夏传统女性优点于一身,小虎小凤的相貌完全继承了大姐的容貌,特别漂亮。

不过她看孙营长看小虎小凤的眼神里的意味,很是复杂,有情况,今天她回去得私下好好问娘才行。

“到了”

正想着时,车停了下来,听到车身响,莫爷爷连忙打开门,看到车上下来的人,傻眼了,这两孩子不是在训练吗,怎么就回来了,

“清歌你的手怎么啦”在屋里的莫奶奶看到下车的清歌手上包着的绷带,而且还是吊着的,跑过来心疼的问着,

“外婆,清歌受伤了,让外公看一下,先进去再说吧”

颜玉和清歌被莫奶奶扶着进去,旁边大爷爷和大奶奶见这动静,也走了出来,看到是清歌,也跟进了莫家,

“莫老,我就不进了,改天再来拜访”孙营长跟莫爷爷告辞,莫爷爷笑着送孙营长上了车。

“说,这伤怎么受的?”

大爷爷眼一瞪,问着侄孙女,清歌有些心虚的退了两步“就是树上玩不小心掉了下来,受的伤”

“你当我眼瞎啊,枪伤都认不出啊”

莫爷爷已经将伤口打开,经过一个星期的调养,伤口上面结壳,也没炎症,愈合情况良好。本来清歌还不打算让莫爷爷打开伤口看呢,可几位老人担心,一定要看,这不就将伤口打开了。

于是颜玉只好将事情告诉了几位老人,当然还瞒了一部份,这是军队规定,并拿出了军章,听完事情经过,大爷爷差点没气晕过去,就差没开揍了,看着她手上的伤,忍了忍,

“老莫,我觉得伤口还没好多少,你开些药给这丫头喝,记得良药苦口”清歌听到大爷爷说完,咽了咽口水,她感觉自己整个胃都是苦的,小声抗议:

“我好了,不喝药”

莫爷爷抬了个不懈眼神,边给她包扎边说,“我也这么觉得喝药好得快,我会让你二哥每天来拿药的”清歌听完,她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我不喝”仍不死心的再次强调,

“清歌姐姐,外公熬药一点都不苦,上次我生病了,外公给我熬的药特别好喝”

旁边小颜萝不知什么时候窜了进来,清歌扁了扁嘴,这是你亲外公,给你熬的药当然不苦啦,没看到你外公的眼神,就差没明说了,呜呜呜,可她又不能说出来,只能翘着嘴巴无声抗议。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是啊,清歌,药不苦,喝了药就好得快”

旁边颜玉知道小媳妇不愿喝苦药,可他也想让清歌记住这次教训,就没阻止,还在一旁劝着。

“行了,你们别说了,没看她委屈的,这事就这么定了,喝药,大奶奶今天就不留你了,你先回家去,前几天我都看你娘想你想得哭了,快回去吧”

颜玉一听正想说他送,门口进来一人,“柏娃,你来了,接你清歌回家吧?”

“我刚才听村里孩子说清歌坐车回来了,到你们这里,就来看看,没想到真是五妹,”二哥是跑来的,一头的汗,看到妹妹手臂是用纱布吊着的,睁大眼睛就问“你怎么受伤了?”

“没事,我抓爬树不小心摔的,刚才莫爷爷给我看了,没问题,二哥我们回家吧,颜玉我先走了,有事来找我,再见”

清歌拉着二哥就走,生怕大爷爷他们告诉二哥事情真相,二哥知道就是娘知道,娘知道了肯定会心疼得哭,她还是快点走吧。

出了门大奶奶问着莫奶奶,“我刚才看清歌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回想起来了,这丫头的头发怎么短了?”

“还不是这丫头自己剪的呗,我一想起就头痛”当初看到清歌这丫头把自己剪得像个假小子似的,她差点没追着揍,还是老莫拉着的呢。

大奶奶嘴角抽了抽“我家老头子说得没错,老莫你还是把药加重些吧”说完拉着老头子走了。

两人出了门,后面还跟着三个小萝卜头,走到半路,碰到听到女儿回来消息的爹和娘,一看到清歌,娘就上上下下的看着女儿,最后眼神定在女儿吊在颈间的纱带上,

“你的手怎么啦,还有你的头发呢?”看娘那要崩溃的样子,清歌连忙解释,安慰了半天,娘还是一幅天踏下来的表情,最后清歌就差跪地发誓了,娘这才放过他。

等清歌一走,莫家两老互看了一眼,莫奶奶拉着外孙女在外玩,而莫爷爷拉着外孙进了房。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