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做个武侠梦 > 58、经年再期约
听书 - 做个武侠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58、经年再期约

做个武侠梦 | 作者:索肥丫| 2021-01-11 09:1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黄飞鸿也是一个踏入了化劲的高手,这一招如果给他撞实了,苗三娘还真不好防。

鬼脚七也看出来了,哎呀一声:“虽不用腿攻,但腿劲全都加持到了旋转中,力道被收于一点,这个头锤,相当于师父七八脚的劲道。”

他的惊叹可是吓得仙姑们一跳,黄飞鸿七八脚的劲道叠加起来那可不得了,仙姑能接住吗?

场边所有的人都在同一时间屏住了呼吸,这一招过后,胜负立分。

不仅仅是分胜负,关键是场中两人能不能收住手,来迟了的黄麒英还大吼一声:“飞鸿住手!”

可他喊迟了,黄飞鸿自己也没有办法停下,现在他的招势已成,不发出去就是自己受伤了,转向别处也没有个接招的地方,撞到凉亭的柱子上去,十死无生。

苗三娘也被他逼到了绝境,她的气也无法外放,因为在梦境里是无法聚气的,哪怕苗三娘体内因为严晶心的缘故蕴了一口气,可她无法动用。

千钧一发间,苗三娘也发了狠,拼了,不能外放那就将体内的这口气挤到黄飞鸿的攻击点上来吧,希望能顶住。

她一个云手,脚上也同样施展八卦步将身子抖起来,全身的劲力都被这个动作挤到了胸腹间,正好云手也在此外交接,那口憋在胸腔间的气好像突然间找到了突破口,猛地跳到了苗三娘的掌间。

正好黄飞鸿的头锤也在这时攻至,一劲一气相撞,黄飞鸿好像撞到了一团棉花上。

没有任何声响,就距离前苗三娘的胸腹三寸,黄飞鸿的头锤就定住了,既不能前,也不反弹。

看上去就像是黄飞鸿被苗三娘的云手给夹住了头,其实苗三娘压握的双掌现在离着黄飞鸿的头颅也有一寸这样,没碰到。

“三娘,手下留情!”

又是一声呼喝,这一次是十四姨。

苗三娘也没想着干掉黄飞鸿呢,可她也留不了手,她的一口气现在就被她拘在了掌中,可她也调用不了,没法收招啊!

没办法,苗三娘只得一咬牙,将压握着的双掌慢慢地往前送。

她想起张保仔临死前的那一招血箭,并不快,但力若千钧。

苗三娘怕快了黄飞鸿的脑袋会像西瓜一样被压得炸开,所以她以慢动作的方式缓缓地送出。

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打街霸发波,只是速度就跟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太太有一拼了。

黄飞鸿动了,被慢慢的推离,他也明白此时的危险,也运起劲力将力道全转到脚上,然后他看起来就像一根竹竿,被斜着插进地里,刨出了一条勾槽,越压越深,直至没到膝盖。

如果红灯照想在院子里种菜,那就不用锄地了,一条地垄已经开得整整齐齐的了。

终于,苗三娘感觉到那口气劲已经离开了她的掌心,她松了一口气,收招了。

还是有后续,那口气轻被转到地下后,这时才散开,在黄飞鸿身后轰出了快两米长的垄,没炸散,但地面却拱起了有近尺高。

劲力消失了,黄飞鸿也一顿脚拔了出来,轻轻地落地,他现在身上全湿了,不是被雨水打湿的,而是热汗,在他背上蒸起了腾腾热雾。

到底是有输有赢还是平手,场边的人全看不明白了。

黄麒英冲了过去,十三娘也跟着,而十四姨也同样跑了过来,只不过她是跑向了苗三娘那边。

看了看摸了摸发现黄飞鸿无痒,黄麒英才转向向苗三娘抱拳行礼:“谢三娘手下留情!”

苗三娘也心道好险,同样拱手:“承让!”

只有黄飞鸿满嘴的苦涩,他知道自己输了,输了个底掉,但他的心气没息,合拳朗声:“三娘技高一筹,改日飞鸿再行领教。”

这是场面话,短期内他打不过苗三娘,因为对方的境界比他高了一阶。

这一战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不过苗三娘还有话要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道理三娘是懂的,就是这个尺寸的把握三娘听从自己的本心,不会任由他人言。”

黄飞鸿脸上一惭,好像苗三娘还真做了些事,反而是那些官老爷们没做人事,他也不由得脸热,自己的坚持到底对不对呢?

十四姨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二人为何交手,唉,黄飞鸿的脑子不会转弯,虽然看着光明磊落,却显得迂腐了。

想到这些,十四姨心中的不快和阴云也消去了,或者真应该将目光放得远些,眼界不开,看不到世界的精采。

只有严晶心懊恼不已,还是没办法诈出黄飞鸿脑子里面的那个人,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没了,现在也不好再动作。

她轻轻一收心神,便醒了过来。

还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天才微亮,大约也就是清晨五点左右。

这个钟点,还不是起来打拳的时候,严晶心窝在暖烘烘的被子里静静地思索。

又一部电影完结了,看来暂时想要套出对方的身份有点难,是时候换个阵地了,不能给人牵着鼻子走。

想到顾奶奶说的保持思维的热点,严晶心觉得眼前亮堂了许多,或许,她也可以尝试着导入新的情节,在自己设定好的范围内,对方就没有那么好算计了。

刚才那一下也给了严晶心一点启发,气不能凝聚的原因不是气练不出来,而是维持不了。

是什么原因呢?她想到了张保仔说的年青时能练气,难道是呼吸吐纳的因素,真的是灵气吗?

严晶心打算到张保仔年青的时间段去看看,不仅仅要能练气,还得把问题的根源找出来并解决它。

算了一下,最后锁定到清代的咸丰年间,严晶心回想了一下,还真有一部电影很合适,《武状元苏乞儿》,同样的做梦能练武的题材,里面的回梦心法和睡梦罗汉拳跟当前自己的际遇多像啊,就它了。

严晶心决定后天出院后将电影刷上几遍,弄到每一个情节每一句对话都记住了为止,嘿嘿,这一次看谁玩谁。

魏溯难不知道梦境里有个多大的坑正等着他,他醒来后神清气爽的,依然是美好的一天啊。

周日,他也懒得继续温书了,而是大包大揽,今天要弄一顿好的,一来算是正式地给严励接风洗尘,二来也当作是庆祝一下。

终于把严晶心的底子给探出来了,魏溯难不但不沮丧,还兴奋得紧。

知道大魔头厉害到了什么程度,那距离将大魔头战而胜之还远吗?

原来大魔头已经练出了气劲,还实现了外放,那下一步魏溯难就有了目标,清晰明了得很。

他也不想想,气劲是那么好练的嘛,严晶心都在这卡壳卡多久了,魏溯难以为武功练到了境界就水到渠成了,压根就没想到气劲从何而来的问题。

这是因为魏溯难不知道功夫是怎么一回事,小时候他被揍趴下就是因为好奇翻看了严晶心的“密藏”,严晶心宝贝得不得了的那些武功秘籍没人可以动。

打那之后,魏溯难就对这些东西鄙视得很,斥为迷信糟粕贬得一文不值,也因此对传统武术的源流一点都不清晰。

他以为劲气就像是打游戏一样,通关干掉BOSS就会自己掉下来了。

魏溯难现在还处在迷梦中,幻想着练出真气大杀四方,然后通过研究墨玉把量子纠缠的面纱揭开,对人类发展作出重大贡献,到时哪怕是炸药奖也会抢着塞他手里面的。

这样的好心情,让他都无心去想情节导入的问题了,他专心致志地看起了烹饪视频,那些菜不难嘛,看一遍都会做也能做到。

然后当严励看着满满一桌看着像是特级大厨做出来的菜肴时,那叫一个吃惊:一边大口吃一边止不住的惊叹,那刀工,那色香味,那满足感,没得弹!

魏嘉新和贤慧也开心,儿子最近好像变成让他们也不认识了,幸亏是变好了,哪哪都优秀,有一种人生得意的不真实感。

以致于晚上贤慧都把魏嘉新的帐目从重核对了一遍,让他补缴,不许藏私房钱。

而魏溯难则难得的没做梦,一觉睡到大天亮,梦境不着急,放严晶心一马又如何,反正没跑,就在前面不远,够得着。

严晶心得了安稳觉,以为是对方被她打怕了正在憋招呢,所以她也心安理得地调养。

至于魏溯难,在严励一通大吹法螺之后,严晶心更是认为不构成威胁,猥琐男都立志当厨子了,没必要再为难他,就让他把心思放在如何当好煮男上吧。

貌似这家伙的厨艺是有涨进哦,就连严晶心那么挑嘴的也不得不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

于是,住在医院的后几天,严晶心也得了悠闲,除了教那些中老年病友和中老年医生打太极,也可以抓住机会向顾奶奶请教。

尤其是环境变化与人体的呼吸质量问题,更是重中之重。

顾奶奶作为一只老母犇,胸中的学识可不是吹出来的,她也给严晶心提了几个有意思的前沿点。

空气中的含氧量是决定生物新陈代谢以及内分泌的要件,同时二氧化碳的含量同样也是影响健康的重要指标。

国外已经在验证高压氧能改善新陈代谢甚至修复细胞活性的猜想,中间数据还挺乐观。

而二氧化碳会中和人体内的酶类物质,削弱人体对于一氧化氮的吸收,这在氮通道的研究里已经证实,一氧化氮,真的有抗衰老的作用,也许有一天能令人返老还童也说不准。

这个只是在聊天时随口说出的医学领域的新动向,让严晶心打开了思维的大门。

她有了一个猜测,也许张保仔说的老天都不帮忙,或许是环境变化,改变了空气质量和成分配比,所以武术就日渐衰微了,因为更高阶的体术无法实践了。

她也做过对比,在含氧量高空气清新的树林里,跟空气质量不好的地方,体内气劲的活跃程度是不太一样。

空气质量好时调动气劲很灵便,而空气质量糟糕时,气劲就像是嫌脏不愿意出门的死宅,就是趴窝了不愿动。

好像有门呢,严晶心的心情也像空气质量一样,不断地波动着。

终于,她熬够了一个星期,可以出院了。

这一次她打死了也不愿去魏家了,因为她有自己的计划,在那边不方便,贤慧拗不过她,只得坚决要求过去就餐。

这一条严晶心没意见,最近都是猥琐男掌勺,伙食水准见涨啊,即便是开支反而下降了。

看在魏溯难表现不错的份上,严晶心把入院时125的账给他勾销了。

出院了,严晶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武状元苏乞儿》给下载了,然后就开刷,看到乐得前俯后仰。

严励无所谓,他还恨不得女儿开心些呢,顾奶奶告诉他,情绪也是影响身体的重要因素,所以万事减压为上。

至于严晶心的成绩,魏溯难也告诉他了,严晶心只要乐意,高考想刷上七百分没有什么难度,出于过往的经验,严励也觉得这话没毛病。

于是,在严励回来一周之后,刚刚过完元旦,新年新气象,严晶心终于让新剧情上线了。

魏溯难今晚睡得一点都不安稳,他本来还犹豫是弄《食神》玩玩还是上线《功夫》挨顿打就通了任督二脉,可他还没有得及上手,今晚就莫名其妙地掉进了梦境里,以至于他在睡梦中都发出了桀桀桀桀的笑声。

贤慧和魏嘉新也听到了动静,两公母还在儿子门外蹲了许久。

听到是笑声,魏嘉新心下一松,压低了嗓音:“没事,在笑呢,也许做梦见到了开心事。”

贤慧则努了努嘴示意,等回到了房间她也笑了:“可能最近比较顺心吧,好像他跟心心有好几天没斗嘴了。”

魏嘉新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最近儿子不但踊跃地上手承包了厨房,还主动去医院送饭,就算是严晶心出院后也没停下来。

“知好色而慕少艾,懂得讨好女孩了,这小子悟了。”

贤慧一戳魏嘉新的脑门:“不正经,哪有当老爸的这么说儿子的。”

魏嘉新则嘿嘿笑道:“我要正经了就没儿子了,儿子随我,这下算是祖坟冒青烟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