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容修 > 第480章 文学城
听书 - 容修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80章 文学城

容修 | 作者:席未来| 2021-02-11 05:3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在任何人看来,dom具有“内心强大”的特质,不会轻易被打倒,也不会被外在事物影响情绪。

他们人格独立,心智成熟,且从容自信。大多数优质dom绅士有礼,善解人意,甚至可以称之为温柔——这些表象很容易令人产生好感。

但事实上,他们绝大多数其实非常自我,喜好独处,崇尚自由,有轻微洁癖和强迫症,不会轻易信任他人,极难敞开心门……更多深层次的内心很少表露,坚硬的盔甲终日套在身上。他们很少对sub倾诉、剖析本心,也从不动真感情。

因为一旦动情,就会人性化自身,剥弱神格,变得平凡脆弱。如果dom跌下神坛,就会失去sub的崇拜与敬畏。所以,他们从不会爱上宠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多情,且博爱。

当然,也有极小极小一部分dom,从不在意自己的“神格”是否还在——

礼仪课后半节,再也没看那人一眼。刚下课,容修就起身,大步往门口走,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知道容修不悦,劲臣动作也快,给花朵使个眼色,快步跟在他身后。

两位助理连忙帮他们收拾桌上东西。

容修刚迈出房门,一道声音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敏锐的耳朵让他当即停步,劲臣一下撞在他背上,容修反应快,回手搂住人,往教室瞟了一眼。

正巧看见司彬唤住了花朵,在她身边客气地套着近乎。

呵,很好。这是周边计划,打算农村包围城市?

所以无法理解,还一夫多妻?他就这一个,还摆弄不明白,轻不得,重不得,看那一双桃花儿大眼睛,全是茫然无辜……

此时,电梯下行,容修站得靠前,金属门映着一身浅色,细腰,瘦削,白肤,那身影叫人恍神。

挪了视线不看,心里又惦记,容修抬眼看着楼层,目光飘向门上那道影。

下行到一楼,出了电梯,出了b座,进到a座大堂,身后一群人才呼啦啦赶上来。

上到顶楼,回到总统套。

劲臣一会又要忙视频会议,和容修打了招呼,就连忙去洗澡了。

下半年很忙,恒影上下焦头烂额,此时同样是创作周期。李导胡子拉碴,开会时骂骂咧咧,参总连骚话也不说了。动辄上亿的投资,影帝身在国外,本就耽误事儿,视频会议实在缺席不得。

目前剧本筛选出两套,一直没有确定下来,就是因为顾劲臣不想拍耽改。李导整个人都快疯了,钱摆在这,花不出去叫什么事儿?最起码,拍什么得确定下来吧?立项、备案、打点一切,时间就快来不及。

《小舅舅》是ip,有粉丝基础,口碑良好,虽有原著粉回踩的风险,依然是恒影的首选。

初步选定司彬为男二,是劲臣亲自推荐的演员。

参总和李导也挺看好他。

一来,打从去年开始,华放娱乐就诚意十足,而且未来两家合作中,楚总对音乐海外市场有助力。二来,司彬直播粉丝群体较为年轻,双方合作没有任何冲突,而且能弥补缺口。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劲臣和司彬交流了两天,点拨得差不多了,只等明晚和李导单独视频,让司彬试一段戏。然后等劲臣回国坐镇,再正式演员集体试镜。

花朵帮两人整理随手物品时,在廊厅里,容修不经意地问:“刚才在教室,司彬问你什么?”

花朵愣了下,第一反应就是容哥怕透露他和老板的**。

这么大的腕儿,九家公司的股东,电影投资人,国际影帝,顾劲臣的威信,口碑,尊严,光耀,在三十岁之后将会得到进一步的积累和巩固,他的事业鼎盛期至少还有十年,绝不可能因为私人感情问题毁于一旦,如果传出“人前电影教父,人后床上雌伏”可怎么是好?

容哥多虑了,那种事她怎么可能乱说?

花朵严肃脸,直言道:“容哥,他试探问我,顾哥的喜好——很多新人都会这样,开拍前比较紧张,担心大腕不好相处,所以他向我打听了一下顾哥在剧组的吃喝用度,还有作息习惯什么的……”

容修蹙着眉:“……”

花朵观察他的脸,忙又补充:“我们团队都有一套模板化回答,不会给顾哥带来麻烦,我不会乱讲话。。”

“我知道,你做得很好。”容修说,“这方面,小爽就拜托你教导了。”

原来是丁爽啊,将来容哥身边也难免有巴结讨好的,这块儿确实得好好教导,容哥这是亲口分派给自己任务了?

花朵并没觉得逾矩,反而感到高兴,将来两家团队越来越壮大,那她就是领头人了,和大管家没差。花朵心里有了计较,认真应了容修,就打招呼去忙了。

容修回到书房,坐在电脑前。

书房门虚掩着。

开机后,打开编曲工程,半晌没碰乐器,对着电脑桌面,容修眯了眯眼。桌面壁纸还是那个,飞雪漫天,男人伫立在雪中。

打听习惯?

有人打听顾劲臣的习惯?

什么习惯?吃喝用度,作息规律,简直……

感觉有被冒犯到。

不止,还莫名有种被侵犯的感觉。自己藏好的珍宝被人觊觎赏玩了,连平时散发什么颜色的光都被人看到了。

就像有人窥视了巨龙堆在金山上的宝石,甚至还想越过龙尾巴伸手去触碰。

没多久,听见廊厅深处门声,劲臣从主卧出来。

经过书房,脚步声顿住。

容修耳尖一动,背脊挺了挺,直直地盯着屏幕。

劲臣擦着头发,往半敞的房门偷望了一眼,欲言又止般,犹豫了两秒,见容修坐在桌前不动,以为他陷入创作冥想,于是就没有打扰他。

脚步明显放轻,很快又走远了。

走远了……

容修坐得笔直,抿着嘴:“……”

客厅里,传来窸窣的交谈声。劲臣在吩咐花朵什么,似乎怕影响到容修创作,那声音小得听不清。

没多久,就听见打印机工作的声响。

小型家用机器,噪音不大,打印得慢,咯吱咯吱,没完没了,大概在打印剧本。

容修戴上耳麦,工作了半小时,手卷键盘快被他敲烂。

所有人都以为,容修连日熬夜,埋头苦干,是在完成《家园2》的片尾曲。

事实上,此时他创作的是另一首新作品。钢琴,小提琴,摇曳碰撞,探戈曲风。除了作为指导老师的楚放,连封凛也没有听过这首曲子。

再把耳麦摘下来时,打印机还没停止工作,半天也不见劲臣来喊他吃宵夜。

耳边咯吱咯吱像中了邪,这是要打印多少东西,不就是文字么,两套剧本也该打印完了。

两套……

容修慢悠悠放下耳麦,站起身,在书桌前转悠一圈,拔腿就出了书房,大步往客厅走去。

客厅里,有点乱,打印机在工作,随处是纸张。

茶几上铺了五颜六色的纸样,劲臣坐在沙发上,正在剪裁、装订一本精致的册子。

花朵则在一旁帮他撕卡通贴纸,小声问:“顾哥,这个行吗?”

“太绿了。”劲臣摇头,“换个黄的。”

“哎。”花朵换了张贴纸,递过去,看劲臣仔细一番设计,将它们小心地贴在手工本子的封面上。

听见书房门有动静,劲臣愣了下,脚步声往这边来,他抬头望去,就见容修又出现了。

这是又出来“放风”了?

容修一步一步往这边来,他还没换下那身骚气,头发用啫喱抓得野性,看上去乱,细看却有着乱的规律。

注意到容修的视线,劲臣下意识地将膝上的本子移开,往身旁的抱枕底下放了放。

“这么晚了,饿了么?”劲臣问。

容修睃了他一眼,眸中深邃而神秘,目光移到那个制作一半的厚本子。

大概是打印的剧本,a5大小,扉页上还有字,装订了嘻哈封面,贴着各种贴纸,总之就是现在小鲜肉喜欢的风格。

茶几上还摆着一本只用黑夹子固定的,而劲臣正在精心制作的则是另一套。

不经意看到内页,似乎还用彩色笔画着标注和绘图,彩色铅笔的图画很可爱。

大半夜赶工,自己的打印完一份就算了,还给别人准备剧本,连标注和镜头脚本都画了?

容修脸上没表情,心里鬼火蹭蹭往外冒,看着劲臣精心做完了本子,还藏着掖着的,往抱枕底下塞……

花朵咬着嘴唇,不敢看容修,动作迅速地帮劲臣整理茶几上的贴纸。

劲臣起身迎上他,来到容修眼前,“打印机吵到你了?”

“没有。”容修说。

说着没吵到的人眉头却拧着,容修来到沙发前,垂眼瞅着抱枕下露出的一角。

劲臣快步过去,把它拿了起来,紧紧抱着怀里,似乎不太想让容修看到。

“还玩贴纸呢?”容修大马金刀往沙发上一坐,目光朝他怀里本子射过去,“顾老师,几岁了,还玩这个?”

不等劲臣回应,容修唇角带着笑意:“以前那些小女生,给喜欢的人写情书,就喜欢画的花花绿绿的,还贴小贴纸,小图案,搞得花里胡哨。你还给订了个小本子,准备哄几岁的小朋友?”

劲臣:“……”

劲臣并不反驳,回手将本子塞给花朵,来到容修的面前站好。

花朵快步往小酒吧走去,客厅里只剩下两人。

容修瞟了一眼逃走的花朵,抬眸打量劲臣,视线一沉:“顾老师是越来越潮了,用不用给你准备两张大大泡泡糖的贴纸,还有比巴卜,别省着,都给他贴上得了?”

劲臣绷着脸:“……”

比巴卜什么鬼,泡泡糖贴纸?

可不是嘛,听容妈妈说,容修小时候,攒了一堆贴纸,卡通小人的,飞机大炮的,全都贴在了手臂上,能看见的地方全贴上。

如果换个人来看,或许会觉得容修在闹别扭,劲臣却是心尖发颤,他想象容修拿着小贴纸往他身上贴……

那还不如用静电胶带,先生想怎么缠都行。

这个念头来得猝不及防。

劲臣垂着眸子,乖乖站在容修眼前,表情控制得十分含蓄,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倏地闪过一丝羞窘和慌神。

容修怔怔,打量他神情,被抓了现行,居然还脸红了?

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对方站在眼前,根本不顶嘴,也不多加解释,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劲臣捏了下手心,终于还是没忍住,往前挪了半步,“打印机声音大了,打扰到你,既然都出来了,那就先歇歇。我让花朵订宵夜,你先去洗澡,我帮你洗头发?”

这话题转移的,容修抬着眸子注视他半晌。

“不用了,”容修站起身,侧过身,后脑勺对着他,“今天有洁癖,不喜欢给人碰。”

劲臣:“?”

容修是挺爱干净的,但也不至于矫情,部队出身的,怎么还弄出个洁癖?

说着就要离开。

可刚走开一步,容修像是想起什么,脚步又顿住,补上一句:“不洗了,别过来,离我远一点。”

说完,等了一会,身后没动静,容修回头,瞅了劲臣一眼。

只见那人仍站在原地,压根没动。

撞上他视线,劲臣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还眨巴着一双桃花儿大眼睛,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容修眯了眸子,上扬着音调,发出一声危险的:“嗯?”

劲臣忙道:“知道了,我不碰你。”

容修:“……”

也不知怎的,听到乖巧的回答,好像更生气了,容修轻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匆匆走了。

劲臣望着他背影:“……”

明明听出了先生不悦,那嗓音却顺着他耳畔轻轻搔进去,绕到心尖儿上,劲臣只觉得浑身又酥又痒。

简直爱死了容修的这个小别扭,但是,到底因为什么事啊?

面对先生,会下意识地严格自律,面对爱人,却又忍不住要得寸进尺。

世界上只有极小极小一部分dom,他们有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并不在意自己的表现是否影响“神格”。

天生的主人无需标榜,“神格”融入骨血里,与他浑然天成。

只是,神明刚立了flag,像只躁郁的大猫,还说今晚不让撸。

书房里,容修气势汹汹进来,回到书桌前坐好。

没过多久,丁爽来送宵夜,容修手里捻一粒小骰子,幽幽地问:“他人呢?”

“在弄剧本,”丁爽答道,“准备开视频会议。”

容修寒着脸:“花里古哨的那个本本?”

本本?丁爽一脸懵逼,想起剧本上的彩色标注,点头应:“啊,是。”

容修:“……”

月黑风高放火时,对老师有非分之想的小狼狗,就不能给他一丁点的回应,那种不道德的污秽之物就应该趁早烧了。

丁爽把餐食给他端上来,容修简单吃了两口,就把丁爽打发出去,重新进入工作状态,工作台上颇为壮观。

不到半小时,容修就坐不住了,浑身都不太对劲,薄衫不亲肤,仔裤太紧,还低腰,坐久了,勒得不行。

尤其是头发,傍晚出发时,又啫喱,又定型的,捯饬得太霸道了。

啫喱不太好洗,淋浴时弄到身上很难受,龙庭家里有个较高的盥洗池,往常演出回来,都是在那儿洗。

容修摘了耳麦,抓了抓头发:“……”

现在让他去浴室,是肯定不可能的,毕竟刚才威风凛凛说出那样的话。

于是身上像长了草一样,在书房熬到了十点多。

客厅视频会议终于结束,劲臣来到书房门口,房门半遮半掩,劲臣敲了敲门,听见里头传来一声:“请进。”

容修坐在电脑前,专注地盯着屏幕,连看也没看他一眼。

劲臣走近了,也不言语,来到他身边站着。

容修目不斜视:“什么事?”

话问完了,身边没动静,容修也没再问,戳动着鼠标滚轮,等着对方开口。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没理睬对方,劲臣会抬手拉住他的衣袖。

小心又谨慎的,微微往前挪步,然后拉住他的手,“走吧,我给你洗头发。”

容修:“……”

他僵了片刻,手指停顿在鼠标上,“不用。”

“啫喱发蜡什么的,当天就要洗掉,”劲臣说,“要洗很久,还要用护发素,不然很伤头发的,容易引起断发,会秃头的。”

容修眉心一跳:“……”

是么,我头发很少吗,难道小鲜肉的头发多?

劲臣扯着他衣袖不放,而后虚虚握成拳,在容修一抬手就要散的瞬间,劲臣倾身上前,抱住他胳膊,差点没站稳。

容修下意识伸臂,一把揽住劲臣,稳住他身形。

刚触碰上,主动贴上来的人就软了腰,眸子躲闪一瞬,劲臣贴着他,还拽着人衣袖不松手。

缓了好一会,劲臣又道:“去洗吧,很舒服的,头发洗干净了,清清爽爽的,晚上泡个热水澡?”

容修:“……”

说好的洁癖,不让人碰呢?

浴室里,容修在洗手池前弯着腰,劲臣一手拿着淋浴喷头,温水湿了他头发,然后抱着容大猫的头就开始一阵揉。

用了护发素,等时间时,容修问:“晚上要去哪?”

劲臣懵了下,心慌地想,容修该不会晚上要回来睡吧,忙摇头道:“哪儿也不去,一会就去卧室。”

“哦。”容修应,“早点睡,明天陪我去艾迪的录音室看看。”

“知道了。”劲臣说。

等了好一会,也没听容修再说话,劲臣忍不住说:“书房里没有休息的地方,如果夜里困了,就回卧室吧,明天要早起?”

“早起,约定八点,七点叫醒我。”容修沉默两秒,才又道,“你睡你的,我睡客房。”

劲臣浑身一僵:“?”

“可以了,快冲掉。”容修伸手去拿花洒,劲臣接过来帮他冲洗。

洗完头发之后,容修没用吹风机,举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回到了书房。

劲臣则回到主卧,他神情有些恍惚,换了睡衣,靠在床头看剧本,大概凌晨的时候,他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劲臣惊醒,拿起一看,竟是微信视频。

而且是容修发来的。

劲臣迷茫了下,连忙接起来,发现容修背靠着床头,好像在客房。

这个镜头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容修半个身子,他换上了睡衣,衣领扣子严严实实,一张英俊的脸庞正对着他。

容修慵懒地斜倚着,轻磁的嗓音高高在上,“没什么,看看你在哪。”

“在卧室啊。”劲臣说道,不在卧室还能在哪,他翻身坐起来,“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容修说着,指尖抚过自己的唇,注视屏幕的眼神有些涣散。

连熬了几天,看着视频里的劲臣,容修感到困意不断席卷,疲惫感一阵阵侵袭上来。

电话里传来一片静默,过了很久,容修侧躺下来,说:“挂了,睡吧。”

劲臣疑惑地盯着手机,视频里,容修放下手机,镜头拍到了大床四周。

客房里,床没有主卧的大,他还是躺在一侧,另一侧空着。

视频仍在接通中,容修闭上了眼睛。

“睡了么。”劲臣低低地唤了一声。

容修没应声。

劲臣看了一眼时间,下半夜一点多。

“顾劲臣。”

就在劲臣以为掉线了的时候,手机里忽然传来梦呓般的一声,镜头却没拍到容修的脸。

劲臣应:“嗯?”

“今天我不喜欢你。”

又是这句,劲臣眨了眨眼:“我知道错了……”

视频漆黑,隐约传来一声笑,“你不知道。”

劲臣:“怎么办呢,那我喜欢你?”

容修:“不许你喜欢我。”

劲臣露出委屈:“那我偷偷喜欢。”

容修:“……”

视频那边没再应声,容修盯着他一会,不知怎的,忽然别看视线,一下就中断黑屏了。

劲臣看着黑了的屏幕愣神。

该不会是遇到了创作瓶颈?只有在背地里,劲臣才会露出担忧神色,而在容修面前时,就要给先生百分百的信任,崇拜他,鼓励他,相信他一定能完成一切任务。

可事实上,工作连轴转,劲臣能感觉到,容修已经很疲惫了。

而且,两人第一次在同一屋檐下分居了,以前就算是分手了,容修也是在琴室住的,从没有去过龙庭的客房。

劲臣裹着被子躺下,翻来覆去睡不着,极其不踏实,起身就下了床。

完全没有听先生的话,光着脚丫子,劲臣出了主卧,经过廊厅,来到客房门口。

门没锁,劲臣推开房门,窗帘没合拢,客房不大,透过月光,看见床上熟睡的那人。

劲臣来到床边,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容修身上,他闭着眼睛,长睫遮住眼隙。

薄毯盖在他腰上,在小夜灯的光线下,手臂肌肉呈现出性感的线条。

劲臣悄悄坐在床边,恍惚了一会,掀开容修的毯子,脚轻轻伸进去,身子往他身边悄悄地挪了又挪。

似乎被动静吵到,容修翻了个身。

劲臣半侧着,半趴半俯,在他身边,浑身都僵住了。

僵硬了好一会,容修呼吸又匀称安静,并没有醒过来。

劲臣舒了口气:“……”

半夜偷爬老公的床,还紧张得浑身冒汗,不就是想抱抱吗,像要偷欢苟且,这算什么事儿呀?,百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