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青鸾鉴 > 第九十章 鸢高飞
听书 - 青鸾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十章 鸢高飞

青鸾鉴 | 作者:玄湛樨| 2021-02-11 08:1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玄霜殿内的院子里,褚非然和双城二人手里正一人放着一只风筝。

这两只风筝都是双城自己编的竹骨,糊的春符样式。

可上头那栩栩如生的桃花都是出自褚非然的手笔。

虽然一早在入宫前,褚相大人就千叮咛万嘱咐过她,宫里不可谈桃花,不可栽种桃花,有时候连个“桃”字都见不得。

可这绯红的造物好歹是陪伴了她数载的光阴,唯一的慰藉。

“春风好,鸢高飞。鸢高飞,笑见眉。”

年纪本就不大,双城风筝在手,孩子心性顿起,哼起了还是幼童时的歌谣。

“笑见眉,不见泪。愁离去,柳梢绿。我愿皇后娘娘千千岁。”

歌谣的最后一句不是固定的,但总是祈愿祝词。唱罢这最后一句,双城扯断了风筝线,任风筝飞远了。

“皇后娘娘,趁着风好,快些断了这些个烦恼吧!”

双城说着,一边仰头看向褚非然的风筝,褚非然放着风筝,自然全身心神也都放在了那风筝上,谁都没注意环廊下绕了个圈子,一步步从背后靠近着的轩辕珷和丹玉。

“愁离去,柳梢绿。愿君安,望父健,千家万户乐年年。”

线断一刻,玄霜殿上空最后一只桃花风筝也载着哀愁远逝而去了。

褚非然和双城的心情非常好。

“双城,我们入殿吧?”

“好!”

主仆两个转身欲归,去路却被轩辕珷和丹玉两个给拦下了。意料之见,意外之人,褚非然没想到轩辕珷会出现在这里。

“奴婢见过皇上!”

“臣妾见过皇上……”

欢喜不见,仿佛变成了另外两个人。轩辕珷也为自己的举动而有些后悔,他似乎破坏了一份宁静。

“不必多礼,是在放风筝吗?可还有别的风筝,让朕也来放一只。”

语气平和,好像面前的皇帝也不全是像父亲叮嘱的那般性情无常。

“回皇上,殿内还余着一只双城做的风筝……”褚非然抬起了头,偷偷看了一眼轩辕珷。

眼前的他,应该没看见那飞走的两只风筝上的桃花吧?

嘴角挑起,丹玉有些日子没见过轩辕珷这般自然的笑了。

“看来这只风筝还有些地方没完工,听褚相讲皇后的画艺可是由褚相一手所教,不知皇后可否为朕代劳呢?”

书房落座后,双城很快就取来了剩下的那只风筝,丹玉也准备好了各色的颜料,毛笔。

“好啊,皇上可别取笑臣妾。”

褚非然笑了笑,接过了轩辕珷递来的一支笔,双眼刻意回避了轩辕珷,她有些心虚而且不习惯自称“臣妾”。

笔落成春,蝶舞蜂鸣。可这融融景致中,似是缺少了什么。

“怎么不画上桃花?”

手里拿着盏子,轩辕珷品了一口茶,他见褚非然搁置了笔,似是打算告诉他,画完了风筝。

可这风筝上的景致虽好,到底是规规矩矩,没有一丝灵气。

“啊?皇上恕罪,非然不是故意犯禁的!”

一听到轩辕珷的疑问,褚非然就慌了,他果然还是看见了刚才风筝上的桃花。

但他好像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在笑,莫非,他是想治罪自家阿爹吗?

褚非然越想越慌,她想,一切都是自己的错,眼前这人可万万别迁罪自家阿爹。

略显单薄的身形想着便要跪下请罪,可半途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道给扶了起来。

在玄霜殿的那个午后,褚非然见到了轩辕珷最为温柔的一面。

“啊,想来皇后是累了,那便由朕代笔吧,若是画得不好,皇后可别笑话朕。”

轩辕珷轻牵着褚非然的手,二人一同来到了书案旁。

笔尖饱蘸绯红,在风筝上晕染出了片片碎英。其景天成,虽然只不过是风筝上的片面只影,可仔细看去,这景致又似乎延伸开,无限风华。

就连一旁侍奉着的丹玉和双城见了,心里都暗暗觉得这只画好了的风筝若是放飞出去,煞是可惜。

“父皇生前最不喜桃花,就连宫中与桃花颜色相近的梅树也都一并伐去,甚至连个‘桃’字也提不得。可朕不是父皇,这条禁令已经废除了。”

轩辕珷换过了一支细毫,仍旧伏在案上,他用着蝇头行楷写起了自己的烦忧。一旁褚非然听了这席话,总算是真正放下心来。

“非然幼时住在北郊,那边有一处桃林,很美。”

不知怎地,褚非然觉得轩辕珷温和可亲,索性胆子也大了起来,同轩辕珷说起了北郊的桃林,就连自己错了“称呼”也没留心。

“朕还年幼时,同几位王叔也曾去过那里,确实很美,只是朕之后再也没有去过……”

蓦地,轩辕珷脸上温润笑意在那一刻僵持了下,可很快就恢复了。

“嗯,皇后陪朕再放一回吧?”

轩辕珷将风筝高举在了手里,十分满意。随即他便看向了褚非然,这一回,直接接触到了轩辕珷目光,褚非然没有回避。

眼前的人,温柔得没有一点帝者的威严。

再度来到庭院,风筝放飞的一刻,轩辕珷并没有感到烦忧逝去,所谓的轻松也不过短短一瞬。

“非然,朕就这样叫你吧?这比‘皇后’二字要好听。”

轩辕珷扬起头,阖了双眼,用心感受起了风,曾几何时,他也想像一只风筝一般。

“啊?陛下您……您喜欢就好……”褚非然突然间还有些不习惯,羞怯的回应愈见微弱,就连她自己也听不清了。

“以前琲儿还小的时候,几位王叔常常带我们去宫外放风筝,后来王叔们外封,朕也常常和琲儿自己像你和双城一样自己做了风筝溜出宫去放……”

轩辕珷仍旧阖着双眼,感受着风的畅快,他也再度陷入了回忆。

“飞啦飞啦!阿兄真棒!”

“太子殿下,小王爷,该该回宫了。”

“出伯,就让我和阿兄再玩一会儿嘛!好不容易才出来这一回呢!”

那是先皇破天荒地准了轩辕珷带着轩辕琲出宫游乐的一日,从清晨出了宫直到太阳西垂,轩辕琲都还没玩够。

轩辕珷记得某个红团子一边拉扯自己的袖子,一边又抱住了刘出的大腿,左看又看,说什么也不肯回宫。

最后还是轩辕珷答应背着红团子再疯跑了几圈,这才一同坐进了回宫的马车。

进了马车后的轩辕琲也不安分,每隔几步就要掀起帘子回头看。

“阿兄,要是你和我都是风筝就好了,这样,他们谁也抓不住我们,哈哈哈哈!”

“琲儿这想法有趣呢,阿兄要是一只风筝,那就带着琲儿飞得远远的,夫子,将军他们谁也抓不住……”

彼时,轩辕琲还年幼,即便是现在这般年纪了,也不一定能明白轩辕珷当初的话。

轩辕珷是想带她离开这可怕的地方,哪怕这就是他们的“家”。

“琲儿?是康王殿下?”褚非然本是疑惑而自言自语的一问,然而这一问,就让轩辕珷变了神色。

双眼忽地睁开,冷冷地看向了前方,转身,面对褚非然,眼神却又柔和了下来。

“想来你也听说了,琲儿是康王叔的独子,是朕的堂弟。朕还是太子的时候,时常住在康王府,康王叔待朕极好,朕和琲儿虽不是亲手足,却远比亲兄弟还要亲。”

轩辕珷也不知道为何他突然会和褚非然说这些,或许他只是知道她不会将这些说与旁人,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这样的一个人,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听说今日康王已入宫述职,陛下想必和他许久未见,想必有许多话要讲?”

褚非然脱口而出,随即暗暗后悔,她想起来了先前女官同她谈起康王时那犹豫踌躇的神色。

若是轩辕珷真的和轩辕琲要叙旧,这时候轩辕珷又怎么会只带了内侍丹玉来玄霜殿?

明明是三番四次触了宫中禁忌,可轩辕珷并没有要斥责褚非然的意思,连一丝怒气也无。

“朕确是有很多话想同琲儿讲,谈一谈在临川的日子……可朕做了一件不能原谅的事。”

轩辕珷心绪复杂,脑中众多的事物打起了千千结,盘桓成网,让他生起了头痛。

“不能原谅?”褚非然喃喃自语,一脸疑惑地看向了轩辕珷,又看向了丹玉,丹玉默不作声,却是轻微摇了摇头。

“朕突然想起还有些公文没有看完,等有空了朕再过来。”

意识到周遭鸦雀无声的氛围,轩辕珷拧紧了眉头,不咸不淡地找了个借口便又离去,就好像他是个贸然造访的客人。

与此同时,独溟阁里,今日意外地生出了一丝欢畅的气息。

“春风好,鸢高飞。鸢高飞,笑见眉。笑见眉,不见泪。愁离去,柳梢绿。唯愿……”

平日最是阴沉残忍的沙哑之音,如今却分明是满怀感伤悲戚。

歌谣念至最后一句,枯骨半身的寒鸦主人噤了口舌,手腕急抖,高飞天际的风筝跌坠直下,落入了庭院里的火盆之中。

惨白无华的绢丝与枯黄的竹篾瞬间湮没在了火舌中,到最后,只余了一捧灰渍,宛若告慰亡者的祭奠。

一直伏首胸前的寒鸦主人抬起了头,一眼清泪垂落,一眼却是血泪蜿蜒。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