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造梦神曲 > 第554章 秦家所图不小
听书 - 造梦神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54章 秦家所图不小

造梦神曲 | 作者:迎渔| 2021-02-11 16: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再说方锐,一路走回宿舍。

正巧冤家路窄,碰到秦安与刘海波。

此时的秦安与三个月前一模一样,果然是大家族有他的优势,优先排上号塑身,也就两个月便又是一条活生生的...人。

不得不佩服圣士院的科技,就连脖子上的伤疤也绝迹。

“少爷,是方锐!”刘海波拉住往前走的秦安,指了指方锐提醒道。

两人一路专注交谈,秦安这才发现方锐,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当即冲向方锐:“我杀了你个野种!”

祸乱秦家,害死包括秦世杰在内27人,更是让他白白浪费了一次塑身的机会,差点死于非命,此仇不共戴天。

方锐鄙夷轻笑,自信地看向天空。

这一动作在别人看来是那般轻松不入眼,然在秦安看来却是本能的惧怕,身体立即向后退出几步,眼角的余光扫一眼天,万里无云,这才放心。

“少爷莫冲动,别忘了老爷的交待,这仇我们很快就能报了。”刘海波劝道,他对方锐虽然也恨,害得他三个月来天天养魂才险而又险地保住性命,但同样也对方锐忌惮万分。

秦安忍着一肚子的火怒视方锐,大起大伏的胸口慢慢平息,冷冷道:“斯斯始终屈服于我的英武之下,我明天就要跟她交合了,只要吸收了她的纯阴之气,我的基因又向着完美更进一步。”

他说的吸收阴气说得特别重,显然是想气方锐,苏德依娃一直宣传方锐是完美之体,可他一直都当是脱罪的借口。

方锐上下打量秦安,真心替他担心,说道:“你凭什么?”

就贝斯那丧心病狂的模式,恐怕秦安还蒙在鼓里,被她阴了也不知道。

若不是他灵魂强大,恐怕就会被贝斯的魂婴灭口,但最终还是被陷害对她用强了。

“哈哈...凭什么,就凭我叫秦安。”秦安好像听到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却误解了方锐言下之意,以为方锐真的倾慕于贝斯而找回了优越感。

“你以为你有资本跟秦少抢吗?你充其量只不过是个丧家犬癞蛤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的啥缺样。”刘海波臭骂道。

所谓输人不输阵,他看准天上不下雨,此时的方锐绝不敢再兴风作浪。

“抢?”方锐看傻子般扫视二人,打击道:“在风洞中被梦魔蹂躏无数回的二手货,我刚才去贝家时她还脱光让我观赏,我可看不上眼,就留给你二人慢慢品偿吧!”

“切,谁信哪,你不会是坐了三个月的牢坐出妄想症吧。”刘海波简直要笑喷了,一直跟在秦安身边做事,对贝斯接触也多,他绝不相信以贝斯的高傲会做出这种事。

“哼!”秦安冷笑,说道:“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你妒忌吗?你求下我,或者我可以玩腻她以后再传给你玩玩怎么样?”

似乎找到发泄口,秦安戏谑地看着方锐下面。

刘海波一听,顿时哈哈大笑:“哈哈...原来他才喜欢二手货,还在那里装神屁呢!”

“你说玩腻了,我问你,你亲过她了吗?我可是当众亲了,贝斯好像也没反对。”方锐气死人不偿命道。

“你个混蛋,那叫强吻,斯斯没反对,我现在就帮她报仇。”一说起这事,秦安火气蹭蹭往上涨,说实话,跟贝斯谈了这么久,拖手的机会也少之又少,没想到被方锐夺去了初吻。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岂容他人指染?

“哎少爷冷静,冷静...”刘海波见状立即拉住秦安阻止他做傻事。

经过上次大闹秦家的事后,秦家是默默地吃了个大暗龟,毕竟不管秦安怎么推搪,事情还是因他而起是他先动的手,后来这段时间议院重申这个规则,为了稳定仙音殿和平发展的局面,一再强调,除非到擂台上比武,否则不管参与斗殴的多少人,全部判死。

所谓枪打出头鸟,三令五申的规则还去破坏,那岂不是嫌命长吗?

方锐抬手在鼻子上闻了闻,嘴角勾起了邪笑,走到秦安面前将手有意凑近两人的鼻子:“女人香闻多了吧,你嗅嗅这是不是贝斯的体香,这个味真的很特别,我虽然没有观赏,但她却强行让我摸索个够,现在手上身体可都是她的味。”

秦安一下子就闻出来了,勃然大怒,挥拳就要打向方锐,但还是被刘海波给阻拉:“大少爷你冷静,小心这小子的诡计。”

“没错,你根本近不了贝斯的身!”秦安恍然,知道方锐有意激怒于他,狠骂道:“我明天就尽情的蹂躏你心目中的女人,我还要拍片子给你看,让你看得到吃不着,让你看着我怎么玩弄她,让你羡慕妒忌恨...”

骂到最后,边掏心掏肺的狠也说了出来。

“我很佩服你以破烂为荣的信念,但是我奉劝一句,最好回去找你娘试试看,否则明天收了件二手货还活蹦乱跳去拍片,只会记人怀疑你家的基因出现突变了。”方锐嗤笑一声,转身离开。

秦安气得握紧拳头发抖,若不是刘海波劝住,他又要冲上去跟方锐拼命,想在口头上压方锐一头,结果还是被方锐气得屁都出来了。

方锐在宿舍打听才知道,文希与牙晖一直都没回来,索性直奔试验室去找苏德依娃。

苏德依娃并不在,文希与牙晖正在为塑身的鲜体检查数据,一见方锐,二人喜出望外地将他拉到休息室聊起三个月的事。

得知文希与牙晖二人相安无事,方锐总算是放下心来。

话题说开了,文希提醒道:“明天秦安与贝斯的交合之事,若是早在三个月前举行还算正常,但如今从种种迹象推测,秦贝两家可能要以此结盟。”

“嗯!”牙晖的神色也凝重起来,说道:“这几天我们发现两家都有极不寻常的举动,收到线报两家正密谋对圣士院的仙祖画像下手。”

“仙祖画像?就是那斧符吗?”方锐诧异,难道这画像里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对,秦洪自塑身回归后,特意到圣士院观察一翻仙祖画像,他发现斧符若隐若现,猜测这代的殿主肯定是得到仙祖斧符的福荫,解开了斧符之秘才修为超群,他也想在斧符绝迹之前解开其秘密。”文希道。

“你通知他一下,盗画像后最好躲进山洞里参悟,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亲仙祖的嘴,然后拿画像擦屁股,这样仙祖才会显灵相告。”方锐很认真的点头道。

参悟斧符?若隐若现?

还参个屁,早就消失了,要不是秦洪眼花或是做强者梦,恐怕就是另有阴谋。

“你就这么有把握,对了,我听博士提过,画像自被你看过后就暗淡许多,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文希凝望方锐。

牙晖不住地摇头,少有地调侃道:“唉,贼小子贼老子一副德性,一个偷一个抢,去到哪扫到哪!”

引来文希咯咯大笑。

方锐也忍不住笑了,但很快转凝重,说道:“若我猜测不错,秦家是想利用画像来勾起贝振天的贪欲,逐步控制贝家为其所用,很可能...秦洪已经找到了修练灵魂之法。”

思来想去,秦洪不可能突破,为了就是灵魂修练提升才有自信控制贝振天,因为当时就在他塑身侧发现了炼魂图谱。

一说道灵魂,方锐忽然身体猛地一震,当时事态出乎自己的想样,现在回想起来,贝斯抱着他的时候叫他梦郎。

“这只有魔灵才会这么称乎我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