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世天尊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迷失?
听书 - 一世天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迷失?

一世天尊 | 作者:解不了风情| 2021-02-12 02: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一旁的木离冷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同门相残的景象,毫无出手的打算。

“徒儿,你应该很开心见到这一幕吧?”老鬼渐渐恢复成那副狰狞模样,沙哑却残忍的语调,毫不掩饰对木离的杀意。

后者抱臂而立,静静等着对方恢复,平静的语气仿佛一架傀儡,“老鬼,念在你确实为我开辟修炼之途的份上,我等你恢复些许,再一决生死。”

财迷鬼恨铁不成钢般骂了一句“愚蠢!”,仿佛严师一般教训道:“我收了不少资质不错的鬼使做徒弟,但你是我最看重的一位,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老鬼或许是不相信自己会放任其恢复,这才用交谈来缓住他,木离嗤笑一声,“何必打感情牌呢,你我真的有感情吗?”

财迷鬼轻叹一声,自言自语般回答起自己提出的问题,“木离,在将你带回财迷门之前,我看中的是你的资质,可你之后随遇而安能屈能伸的表现更令我中意,实话说,从你身上看到了曾经的我,可我原本以为,你会与我一样忠诚于恩师,并愿意付出一切来报恩的。”

“可惜,你的忠诚是假的。”

老鬼神伤不死虚假,当然,这神伤也不知是因为他此刻亲手捏碎了师姐的魂魄,还是真的因为木离过去的所作所为。

“作为主宰殿作威作福的鬼将之一,自一开始你在我心中就是该死也应死的人,施恩图报,呵,难道你这恩情大过被主宰殿杀灭的飓风林地?”

或许是财迷鬼的经历造成了他扭曲的性格与思维方式,少年无法认可灭族之恨也可以被恩情感化。

“徒儿,之前在轮回宗,我若是竭力辩解,未必不是一条生路。”财迷鬼语气也冷了下去,仿佛为木离的话感到心寒。

“自欺欺人!方才那真仙怨煞若是由我放出,你亦是逃不出轮回宗!”

对于这个背叛文明的财迷鬼,木离言辞间也不愿退让一步。

直至老鬼手中那老妪的身躯化为飞灰,这财迷鬼享受般长吸一口气,转而阴狠地盯上了木离,“我的好徒儿,你可真是高风亮节。”

“不敢当!”

木离抬脚将身下的传送阵跺碎,抽刀而出,其原本无端狂妄的气质有所收敛,却是更加无畏,无敌之姿与强者之姿同处一身。

身下这方小世界是一片平原,生满整齐细密的青草,风吹草低,携起凌乱的草屑,使得在这里的每一缕风都能看清形状,知其起源亦知其去向。

自财迷鬼和木离身外,气机涤荡,旷野草地如掀起涟漪的湖面,圈圈律动四散。

“你以为见识到了为师的所有手段了吗?”老鬼虽然没有恢复至巅峰,即使寿元与本源大亏,但人仙的境界依旧在。

暗蓝色星辰光芒于身外流转,这财迷鬼术法的气息十分熟悉,是之前与他相争不分胜负的那个俞子枫的星辰法术!

“星辰灾变!”

随着财迷鬼口吐音节,仿佛有神灵的吟唱在虚空中响起,渗透进这方小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自世界边缘,一切色彩渐渐暗淡又化为极致的黑暗,那光芒流线收摄,聚于一点,有一圈无可匹敌的光环在那微小炽亮的光点外发散,盈光成术,老鬼的灵气也如同被引力吸引,迅速飞起,注入法术之中。

确实是那个名为俞子枫的少年所拥有的手段,这一颗星对于如今的财迷鬼,都要用全身的灵气才能施展。

木离面色凝重,不是感受到威胁,而是任其如何施展折冲长刀,其上的浩然阵纹都无法亮起任何光芒,这天地间仿佛唯有那一颗星点是唯一光源。

“徒儿,别怪为师,只怪你知道的太多了!”

财迷鬼十分清楚,虚灵境在面对这种术法之时是如何的绝望,当年他也是虚灵境,无意之间发现了一位鬼鬼祟祟的器神文明修士,跟随对方进入了那处虚空通道,坐井观天,让他原以为这战场中心万千小世界就是整座天下,而轮回宗是这天下中排的上名号的霸主实力。

直到见到了那位大人,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若非他巧言善辩,接连求饶,恐怕早就死在对方点指施展的这颗剥夺灵气意义的星辰之下,而现在,他所施展的正是对方传授的同源术法吟唱,也用出了这一招恐怖的法术。

木离发觉自己确实有种提不起任何灵气的感觉,就连体内的功法循环都无从感知,仿佛在那星辰之下,他已是凡人之身,唯有仰望着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星辰平缓地接近,速度慢的像是凡人冲锋而来,却又像是能轻易凿穿他的神宫,磨灭一切。

令人胆颤,是强者最有力手段。

他不是提不起灵气,而是灵气的波动被那星辰的波动掩盖,木离眼中战意炽烈,在财迷鬼惊愕的神情下,少年举刀踏空,竟迎着那夺目的星辰而去。

“老鬼,你明白了吗?”木离吼着说道,仿佛反过来教训财迷鬼。

老鬼无法理解少年为何能在失去灵气的情况下踏空而行,又如何用出吹拂大片草地的风术?他下意识地回问:“明白什么?!”

木离低头讥讽道:“你的执念,如你的意志般脆弱!”

少年长刀挥斩,星光闪烁瞬间破灭,漆黑如墨的小世界光芒如雨点落下,恢复了原来的景象。

自始至终,木离只是云淡风轻斩出一刀,就这般轻易破掉了这曾经令财迷鬼一度恐慌到求饶的术法。

这,只是一招虚张声势的法术,财迷鬼恍然大悟,感受着体内略显枯竭的灵气,老鬼凄声笑了起来,仿佛解脱,又似疯魔。

只是虚张声势,而他却轻易卑躬屈膝,背叛文明。

“老鬼,你的执念还在吗?”

木离居高临下,双手握住刀柄,锋利刀刃上浩然大道阵纹亮起,直指财迷鬼的脖颈。

后者施展这“最大的底牌”已经没了战胜木离的底气,即使还能燃烧本源和本体,可财迷鬼也不做任何抵抗,此时,只有木离质问执念的话,在他的脑海中久久回荡。

失去抵抗之心,燃烧外来寿元涌来的后遗症,让财迷鬼几乎虚脱到站不稳,他却在笑,嘲讽着自己。

其执念为了给七万年前轮回宗枉死的数亿先辈复仇,可他却为了活命,连先辈所在的立场都背叛了。

“木离!”财迷鬼大喊一声,挺直了身子,硬生生承受下自天空落下的一刀。

长刀挥斩,直落地面,自刀尖而出的刀气,平飞远去,犁开了数十里的旷野,草卷风开,吹拂四周,草原的律动久久不停。

“神……魂……”财迷鬼嘶哑的声音虚弱颤抖,却依旧竭力说出了这两个字,随即便双目失神。

木离眉头挑起,长生功施展,将对方的本源和将要散去的神魂悉数吞噬,这财迷鬼身为轮回宗老一辈,应有保护记忆不被抽魂的手段,可在其死前,竟被他自己解开。

这让少年轻易就得到了这老鬼的一切记忆,包括大量轮回宗真传功法,以及一种属于器神大陆,名为《日食》的绝强敛息术。

财迷鬼的一生经历也悉数进入了木离的感知中,对方的确是个深蕴智慧的天才,被千年前一位即将化为怨煞的轮回宗主看中,授予真传,此人为了报恩,在其师尊失去一切意识化为怨煞之前,彰显出大忠心和大毅力,高坐轮回宗法台斩去肉身生机,成为以复仇为执念的鬼道。

虽然因为境界较低,没有资格在其师尊成为怨煞后继任宗主的位置,但其依旧是破格升为轮回宗最年轻的长老,而且占据了数百年难以撼动的主导地位。

直至其虚灵境大圆满时偶遇俞子枫,智慧让其活命,同样也因为智慧,他成了对方的棋子,他离开这太古战场前往外界,为器神大陆做事,也因作恶多端被打入禁地牢狱,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他也接受到了最后一个任务,探明主宰鬼尊帮助器神文明取得八方领主灵引的真实目的。

老鬼为此,前般设计,直至搜魂鬼尊后,才有了复命的心思。

如今这些记忆悉数被木离洞悉,对方没有隐藏任何秘密,无论是耻辱还是辉煌的经历,少年对此人没有同情,更无鄙视,对方该死,也死了,这就足够了。

站在原地思索良久,木离随手将储物囊中被九域魔神压制的凶杀鬼,也一并斩杀吞噬。

至此,木离的修为几近虚灵大成,而摧残恶兽雨林的主宰殿的三门鬼将,悉数陨落。

面无表情地躺在这小世界广袤平坦的旷野上,财迷鬼调查主宰鬼尊的结果让其对器神大陆和太古正派的博弈有了初步认知,前者拥有着通过大道至理隔空抹杀一个文明的绝杀手段,后者却在缔造一个文明来替混元大陆承受灾难。

青草的柔软贴在木离的后背,馨香流入鼻腔,沁入心脾,眼前的天空无日月星辰,却依旧湛蓝,干净的像是一尘不染的湖泊,这世界很静,静得只有风拂草的窸窣柔和的声音。

“这战场核心的万千小世界,正是被正派缔造的独立于混元大陆之外的文明雏形。”

凌辰停止了思考,松开了紧绷许久的神经,并断开了灵气循环,就像一个凡人一般躺着,直面望向那仿佛永远触摸不到的天空,在其身旁,是绵延数十里,被折冲长刀斩出的一道巨大痕迹。

“道阻且跻,道阻且跻啊……”

………………

当伤势较轻的明莹和夏蝉被木离从火符塔盒中唤出之时,木离已经按照路线行走了数百个小世界。

此行需沿着正确的空间方向和时间方向,几人迅速穿梭于这太古战场路线的后半段,在离开轮回宗之后,便再未向漩涡中心接近,而随着他们向外离去,灵气又渐渐稀薄下来,直至灵气消失,周遭如末法时代一般。

“木离,我要听,木离,你就告诉我啊,你是怎么在血骨重伤之后逃出来的?”明莹的好奇攀上了心尖儿,简直比那只喋喋不休的偶然至理鹦鹉还要烦人。

少年不止一次后悔,自己为何要将这个少女从火符塔盒之中放出来?

“逃出来?大爷我不仅逃了出来,还将财迷鬼和凶杀鬼斩杀,两只老鬼的记忆和术法如今还在我的神魂之内呢!”木离指了指眉心,洋洋得意似的说道。

只说令人惊愕的结果,却不说过程,明莹明亮的眼睛被好奇完全占据,可脸上却是因少年再一次吊人胃口的言语而生出一丝惆怅,咬着嘴唇,转头道:“夏蝉,你说这混蛋可不可恶?”

明莹望向忍着笑意的短发女子,随即自问自答道:“太可恶了!”

血骨还在塔盒之中修养,但感知时间流速就知晓木离应是逃出升天了,其内本来悲戚己身将死的几人,欣喜又困惑,就连荒咒都想跳出去问一问那小子是如何做到的。

“此事一句话是讲不清的,而且以你的脑子,想要明白大爷的算计,难如登天啊!”木离神情寂寥而孤傲,仿佛在因无敌在独自惆怅。

明莹嗤之以鼻,撇了撇嘴说道:“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你这混蛋把运气用光,一定会倒霉的!”

木离叹了口气,带着几人再次进入一处空间纽带,趁机转手敲在少女的脑袋上,“已经够倒霉的了!”

少女吃痛反手想捶打木离,却惊觉少年停下了御风术,明莹身形不稳,在风中摔了个倒栽葱,气得羞赧红了脸,大小姐脾气正要爆发,这才感知到周围的怪异。

“怎么没路了?”

夏蝉看着蜿蜒的空间纽带在虚空中浮动,这是缺少另一处作为缔结点的小世界才会出现的情况,换言之,这条纽带的尽头极有可能是虚无。

“啊?真的倒霉了!”明莹有些慌了,语气不免有些内疚,她方才不过是在说些气话,可如今情形不免有种应谶的感觉。

即使沿着安全路线,他们在这战场核心中遭受的劫难也十分凶险,再看如今这情形,连路线都不顶用了。

“本就是支离破碎的陆地,这种情况也在意料之中,这路线给了我们正确的空间落点,但未必是正确的时间落点,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不怕被放逐于虚无,只怕失落在太古。”木离一边说着,一边缓慢御风向前探查。

“轮回宗是知道通向外界的路线的,之前甚至也有人从这里离开,但自从这个宗门愈发没落,这路线就被严加封锁,确实很久没有人再从外界进入。”

“你是说,这是被轮回宗斩断的?”明莹看着少年认真起来的侧脸,木离却是轻轻摇头。

“是封锁,不是破坏,已经很久无一人从外界进入,极有可能这处空间纽带早就出了问题,可是如果这空间纽带没有缔结之处,是维持不了太久。”

极致遁速下只需片刻就能走到尽头的空间纽带,在木离小心翼翼地行进下,足足耗费了数刻才见到尽头,那是一块方寸之地,便是三人落足似乎都有些拥挤,不是纽带被斩断,而是这路线上的一处小世界被打碎了!

“不幸中的万幸。”明莹松了一口气。

木离却觉得这似乎更加不幸,没有前路只是其一,此地曾是真仙级别的争斗现场,这就说明附近存在足以灭界的真仙。

“老血,你来看看,可有什么想法?”

木离将血骨从火符塔盒之中拍了出来,后者神情犹有些萎靡,一出现就勾住了木离的脖子,“老木,你告诉我……”

“这是什么地方,你别告诉我走错路线了!”血骨本想询问对方是如何逃出来的,却陡然发现周围的景象不对。

很凑巧,木离这一次向明莹展示了为别人解释事情是有多麻烦,即使有明莹七嘴八舌地帮少年说明,血骨依旧不相信这真的是走对了路线后的景象。

“看来不得不绕道了。”血骨思索着主宰夫人留给他的诸多隐秘,也只能言之凿凿地说出这一个结论。

木离臻首不语,这也是目前的唯一方法。

沿着这方寸之地上的空间纽带,向着后方,来时的小世界而去。

看着这小世界边缘指向各种方向的空间纽带,头皮发麻,这种有些撞运气的决定,毫无疑问是交给了拥有建木气运的木离,后者感知着冥冥之中的吉凶,用一些玄妙的征兆推演,结合那路线图上的各种标记,再一次御风带着众人向着一处蛇形般扭曲的纽带前进。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光芒流转,前方小世界的场景出现在眼前,仿佛废土的地面,黄沙漫天,没有生灵气息,也没有灵气。

“我们还是谨慎过头了,这里已经是远离漩涡中心的方向,灵气贫瘠,怎么可能有大危机?”血骨松了一口气说道。

主宰鬼尊进入恶兽雨林的路线确实让众人为此循规蹈矩,但在财迷鬼的记忆中,更早之前,轮回宗也知晓一些通往外界的路线,只是那时的轮回宗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各种离开战场的记录都被封禁,财迷鬼都无处得知。

“此行确实是越接近漩涡中心,遇见的危机越大。”明莹也有所发觉。

“不管这些了,遇到真仙算我们认栽,接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前进,无论其中是人仙还是虚灵,总不会和轮回宗一般埋伏,只要趁其间之人尚未反应,直接离去,风险能降低大半。”木离捏起拳头,风术加快,连空间都荡起波纹。

周围的景物飞速后退,几人都将神魂感知放到最大,保证自己能在第一时间对意外做出反应。

一处小世界,两处,三处,始终避开主宰夫人地图标注的危险区域,又不断贴合着原本路线的附近,几次尝试回归路线,可那小世界仿佛都被打碎,根本没有任何一条空间纽带能让他们回归那条离开的道路。

没有遇见敌人,可这种处处碰壁的感觉,依旧让众人的心慢慢凉了下来。

一直都是紧贴路线而行,隔了一片虚空墙壁,只需要一条空间纽带就能回到原来的安全路线上,可就是没有一条,更让几人觉得莫名其妙的是,之后路过的小世界灵气浓度竟然在上升,仿佛他们又向着漩涡深处而去。

“会不会是在某一次扭曲的空间里,我们彻底迷失了方向?怎么有一种背道而驰的感觉?”木离说出了众人此时的担心。

“如果我们一直向灵气浓度低的小世界走呢?”明莹提出了一个自以为不错的建议。

血骨摆手,否定了少女的言论,“这些世界,越靠近漩涡中心越稳固,失落于太古之地的可能性就越低,反之,若是蒙头向灵气稀薄之处逃,极有可能失落太古,这不是个好主意,而且,就算离开,说不定我们会回到恶兽雨林的那一侧。”

有着主宰夫人的记忆,血骨说出的话十分笃定。

竭尽推演的几人都有些疲惫,这种局面比被轮回宗埋伏更难受,即使被财迷鬼追杀,至少路就在那里,而这一次,路都没了。

“木离,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明莹声音颤抖,可怜无助。

木离揉了揉眉心,对这个少女实在无奈,“验证我们是否偏移,也有个办法。”

少年开口立即让众人眼睛亮起,明莹上前抓紧了木离的手臂,“什么办法?”

“主宰夫人的地图标记了不少临近路线的危险之地,若是我们依旧贴着原本的路线前进,那么,这一条就应该是前往凶地的空间纽带。”

木离指了两个方向后,继续说道:“前往其后的小世界看看,是否是凶地,就知晓我们是否迷失!”

“啊?我们不会死在那里吧?”明莹晃着木离,仿佛将对方当做全知之人,就连这个问题都想要一个准确的答案。

这少女遇到危险就慌乱失智的状况,又出现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