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一世诺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护子(上)
听书 - 一世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一十四章 护子(上)

一世诺 | 作者:尘尽落| 2021-04-14 00:4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穆典可只离开了一小会。

几个小豆丁在路边打雪仗,一不小心就有一个栽在石板上,磕破了头。问清是哪家的孩子以后,她抱着匆匆送了回去。

回来时,居彦就不在常怀瑜怀里了。

相比起常怀瑜的衣乱发散,神情惊慌,对面女子虽也披头散发,却镇静得多——分明是不该这么静的。

这种反常的神情和态度让人感觉到一股从头到脚的寒意。

附近的护卫该是都赶了过来,将两人团团围在中央,却谁也不敢动。

穆典可也不敢动。

居彦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像是无数把尖刀扎在她心上,她想把这些刀尖都扎还到那个白衣疯癫的女人身上。

一个被铁护卫制住的老妇人癫狂大喊,试图跃起,“子嗣!就为子嗣!常家人做尽缺德事,活该断子绝孙!”

郑之户一个手刀砍下去,老妇晕厥跌倒雪泥上。

常怀瑜嘴唇颤抖,开口之时声音也在抖,“阿璇,先把孩子给三姐。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冲老爷子来——这是小佛的孩子啊……小佛他当时那么小,你那么喜欢他。”

她的脚往前挪了一寸,常怀璇指缝的银针随之往前递了一寸,刺破婴儿幼嫩的肌肤,凝一滴殷红血珠在针尖。

居彦哭声更响。

常怀瑜几近崩溃,连连退。

她是大夫,自然看得出同位大夫的妹妹针针都比在死穴上,随时可将小居彦毙于过来。

“我不过来!我不过来!你先把针收起来。”

常怀璇却不理,轻轻旋动着手中银针,催得怀中小居彦的哭声愈惨,也愈促,几要换不过气来。

银针扎下的位置,有淤紫色的手指印。方才她再多使一分力,这孩子现在就不可能发出声音了。

她却笑得无辜,歪头将怀中小儿的眼耳口鼻打量,“除了鼻子,都不像小佛。”她说道,“我的孩子要是还活着,也该长这么可爱。当初我求你,你怎么说的?小佛的孩子碰不得,那我的——”

她猛一旋身,手中针再进。

居彦喉咙里一声哭破,脸涨成了深红色。

常怀瑜崩溃大哭起来,“阿璇!阿璇!我求你了。你恨我,你杀了我,杀了我不要这样对孩子!”

常怀璇不理,盯着悄无声息欺到身后的穆典可,又低头看看怀中的居彦,针退一分,“你是孩子的母亲?”

原来她不认识自己。

穆典可微微一笑,“姨母。”

手指在宽大的衣袖下掐着掌心,已掐破,用中衣的布料裹着,不让血滴出来。语气颇带玩味,“你没疯?”

警觉至此,还能看人样貌辨身份,这样子的头脑若算是疯子,全天下就没有几个清醒人了。

常怀璇狐疑地打量着穆典可,随后笑了笑。

笑,却神情戚戚的,直是瘆人,“疯没疯有什么不一样吗?都嫌我丢人,希望我一直疯下去,别出来见人……听说他最爱这个重孙子了,他杀我儿子,我杀他孙子,这样算不算扯平了?”

“不划算。”穆典可摇头,“他都八十岁了,还有几年可活?你还年轻,从前今后受折磨的日子都长着呢。”

常怀璇愣了一下,继续笑,“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会骗人了吗?还说你不是他母亲,是想哄住我,找机会下手吧——身手可真不赖。”

小居彦的哭声仍在继续,像石磨碾子一样,沉重地碾着年轻母亲的心,血淋淋。

可是穆典可不能乱。

这个疯女人不仅拥有强大高超的武艺,逻辑也缜密。

“你爱怎么想都好。”穆典可也笑了笑,“不过你确实说对了,我要活的——针往后挪一挪。否则这孩子死了,我跟你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你就等着我那好妹妹送你上西天。”

“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

“可谈的多了。”穆典可道,“你知道他是常纪海最爱的重孙子,出来前想必都打听清楚了。就该知道,他的母亲穆四有个姐姐,嫁去了颖水南温家。”

常怀璇手指颤了颤。

一半确因心绪不平,一半是存了试探意。

穆典可站定没动,目中甚至不起波澜。

常怀璇仍疑,却已倾向于信她了,将扎进居彦脖子的三根银针抽了出来,问,“你就那个姐姐?”

穆典可笑,“何妨看看我的脸。”

常怀璇的目光在穆典可和居彦的脸上来回逡巡了几遍,确实相像。

木香和她说,常居彦的生母穆四是个心狠手辣,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只因与其姐穆月庭长得有几分像,才被常千佛当作替代品娶了回来。

穆四嫉恨自己的姐姐,设计在穆月庭出嫁的途中,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受玷污,也让穆月庭的夫家——颖水南温家丢尽了颜面。

如果是这样,就说得通了。

——姨母和外甥长得相像,且毫不在意妹妹孩子的死活。

“杀了这个孩子,你也活不了。”穆典可说道,“不如这样,我助你逃出去,你把这孩子借我一用。等我用完了再还给你。到时你要杀要剐,要怎么折磨他都随你的便。”

“你要拿这孩子做什么用?”常怀璇警惕问。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穆典可一脸不屑与之谈的傲慢,目光从常怀瑜身上扫过,与她的眼神短暂一接,谑笑道,“你别瞪我,怪只怪你侄媳妇不厚道,谁叫她不让我好过呢。”

她其实并不知道常怀璇从别处得来的假消息是有利自己的。

不过因为顶着一张与居彦相似的脸,她不得不借用穆月庭的身份,才能暂时蒙混一二,让常怀璇听她说下去。

——也是得益于穆月庭温家主母的身份。

“雪下尽就是春天了。”她抬头悠然望山,“高山雪化,正是寻景好时节。”

常怀璇不知她在说什么,只当是她故弄玄虚,遂没作理会。

常怀瑜却在随后一个灵犀闪中明白了:高山宜雪,近山宜春。

穆典可这是在暗示她,接下来将有所动作,要她伺机靠近常怀璇。

“想好了吗?”穆典可负手,不急不慢地看常怀璇,“你应当还听说了,我的夫君是颖水南温家的家主——不管多离谱的要求,你都可以提,包括让你进温家的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