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医者荣耀 > 第83章 是元老师介绍来的
听书 - 医者荣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83章 是元老师介绍来的

医者荣耀 | 作者:白袍醉墨生| 2021-04-14 00: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喂?多才,什么事?”

当着唐宋和杜坤夫妻的面,苏宜修直接按通了电话。

“哈哈,苏主任,您还没下台吧!我就打扰您半分钟,因为我实在忍不住!就是你们科的那位唐宋唐医生,真的是太优秀了,你这次让他来,真是帮我了大忙了。他一个人,就把我束手无策的手术给解决了。”

电话里,传来了朗多才的声音,其中的高兴之意,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没等苏宜修回复,那位郎大主任又自顾的说道:“好了,先不打扰您手术了,改天我一定安排,苏老师一定要赏脸呦!还有,一定要带着那位唐医生,他可真是一位外科天才!”

因为苏宜修到了这个年纪,听觉已经有些下降了,所以他会特意把手机通话的音量调的比较大。

以至于,站在旁边的唐宋,和杜坤夫妻两人,把朗多才所说的话都听的清清楚楚。

杜坤有些惊讶,心中想着:“真没想到,小宋这才工作两年,竟然已经成了专家,还被请去其他医院做手术了。我听说,医生出去做手术,是可以拿很多钱的!”

然而,王凤芝听了电话里面这个人说的这些话,却有些不愿相信:“这咋可能,小宋这么年轻,谁会请他做手术?”

其实,王凤芝清楚,自己的那个儿子杜凌志,在京都电影城混的并不好。甚至和唐宋比起来,都差远了。

但是,她就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挂掉手机,苏宜修一脸笑意的看着唐宋:“呵呵,不错,看来让你去给他们会诊,还真是去对了。你身后的这两位是?”

你个老苏,终于想起来办正事了。

唐宋心中诽谤,却不敢说出来。

笑着对苏宜修说道:“这是我家的邻居杜叔和杜婶,杜婶在我们镇上的卫生院查出有甲状腺结节,想在咱们这里明确一下。”

“坐到这里来,我查一下。”苏宜修对王凤芝说道。

王凤芝坐在凳子上,苏宜修站在她的后面,用右手的示指和中指按压在右侧的甲状软骨上,将气管推向左侧。

然后,用左手的拇指在左侧胸锁乳突肌后缘向前推挤同侧甲状腺,再用左手的示指和中指在甲状腺前缘触诊(或许不专业,可忽略,请勿模仿)。

“吞一下口水。”苏宜修对王凤芝嘱咐道。

“啊?”王凤芝没听明白,这专家做检查,咋还要吞口水呀?

“杜婶,苏主任让你吞咽一下口水,是因为甲状腺是附着在气管软骨上的,它会随着吞咽动作一起移动。”唐宋看王凤芝像是没听明白,于是用他们当地的方言,又给她解释了一番。

王凤芝听了唐宋的“翻译”之后,配合着苏宜修,咽了几次口水。

查完左侧,苏宜修又用同样的方法,检查了右侧的甲状腺。

“嗯?”

在摸到右侧甲状腺的时候,苏宜修的眉头微皱,又仔细触摸了几下。

苏宜修对杜坤夫妻两人说道:“这位女同志的右侧甲状腺,确实有个结节,该做手术了。”

以唐宋对苏宜修的了解,通过他刚才的表情变化,和对杜家夫妇的这个建议,就基本可以确定,苏宜修其实已经通过触诊,判断出了长在王凤芝甲状腺上的这个结节,应该是恶性的。

唐宋不禁有些汗颜,这个老苏,竟然只是用手指触摸了几下,就能判断出肿瘤的良恶性,而且还是甲状腺上的肿瘤。

由此,唐宋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通过系统所得到的那点经验,不过只是一些皮毛而已,医学,真的是博大精深。

可是,唐宋并没有气馁。因为,现在的他,有系统傍身,想要变强,只需要获得磨难值就可以了。

唐宋自顾的神游中……

然而,王凤芝还是不能相信,已经的甲状腺上长结节的这个现实。

“医生,你没搞错吧?我怎么没摸到,我脖子上有结节?”王凤芝暴躁的对苏宜修说道。

“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做这里也做一个超声看看。”苏宜修表现的,却是不急不慢的。

对于苏宜修而言,他已经在临床上工作了三十多年,基本上什么样的病人都见过了。

像王凤芝这样,十分不愿接受自己有病的患者,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加上,前几年医患关系的恶化,导致现在的医生们,主动性已经远不如从前了。

现在的诊疗方式,大多都变成了,给出几个可行的检查或治疗的方案,并且和病人家属说明白这些方案的利弊。

然后,交给病人和家属,自己做选择。

“相信,您是专家,您的话我们当然相信。”

杜坤赶紧陪笑说道:“那个苏…苏专家,您看我老婆的这个结节,是良性的还是恶心的。”

“现在还不好断定,可以做个穿刺,取些活检组织送病理。”苏宜修解释道。

对于这些,唐宋自然也知道,只是看病人王凤芝的这个脾性,唐宋担心,如果是自己来告诉她,她肯定会认为自己这个小医生太年轻,说的话没什么可信度。

“要不,我们再去做个彩超吧?”杜坤和老婆王凤芝,小声的商量道。

“咱不是已经做过超声了吗?干嘛还要再多花冤枉钱?”王凤芝更心疼钱。

“那能一样吗?这里是大医院,做出来的检查,肯定要比小卫生院的有准头呀!这一次,必须听我的,再做一次!”

结婚二十多年了,这是杜坤在他老婆面前,说话最硬气的一回了。

王凤芝被杜坤给唬住了,反而变得顺从起来:“那就做嘛,你急啥呀!”

唐宋在旁边看的有些愣了,因为,他们做邻居这么多年,唐宋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杜坤吼他老婆呢。

苏宜修给王凤芝开了检查申请单,然后杜坤就带着老婆,去了二楼的超声科,排队等着做检查了。

等杜坤夫妻离开后,唐宋也打算去病房了。

虽然现在有了苏宜修的“口谕”,他已经不用写病历,病历都交给张超和新来的规培生了,但是,还有几个术后的病人,等着他去换药和拆线呢。

当然,唐宋之所以这么积极的去找他们,也是有自己的目地的。看能不能,“忽悠”几个人,给自己开个差评,也好挣些磨难值呀。

可是,唐宋刚要跨出门诊,这时,却从门外走进来了两位年轻的姑娘。

大概都是二十岁左右,长得清秀靓丽。

看这两人的年龄和穿着,应该还是两个学生。

但是,其中一位姑娘,脸上却是一副痛苦的表情,由另一位姑娘搀扶着,慢慢的走了进来。

看到是有病人要进来,唐宋立即给这两人让出道来,向旁边挪了一步。

“医生,我同学得了阑尾炎,校卫生室建议她做手术。”

搀着病人的这个姑娘,简单的向苏宜修介绍了这位病人的情况。

“你现在哪个地方疼得厉害?”

苏宜修,做为一名专家级别的医生,自然不会因为别人的诊断而破坏了自己的诊治原则。

所以,他再次询问了一遍这个病人的病史。

唐宋看到有病人来了,所以也没着急离开,他想借着这个机会,向苏宜修学习学习。

“这里疼。”小姑娘指着自己的右下腹部,对苏宜修回答道。

苏宜修:“疼了多长时间?”

病人:“从昨天晚上,大概九点多开始的。”

苏宜修:“以前疼过吗?”

病人:“没有,这是第一次。”

苏宜修:“最先开始疼得时候,是哪个部位?”

病人:“这里,肚脐的上边。后面,慢慢的转到了右边这里。”

苏宜修:“例假正常吗?”

听到苏宜修这样问,唐宋明白,对于这个年龄的女性,苏宜修不得不考虑,需要排除宫外*孕的可能。

病人:“正常,刚过去四五天。”

苏宜修:“好的,你躺在这张检查床上面,我查一下。”

病人按照苏宜修的要求,躺在了检查床上面。

“你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没看到医生要给我同学查体吗?还不快点出去?”

因为做腹部的查体,是要暴露出腹部的。送病人来看病的这位女同学,却发现现在门口的唐宋,竟然又返回来了。

于是,人家姑娘还以为,这个人是个色鬼呢!

因为唐宋并没有穿着白大褂,谁会知道,他是一名医生啊?

“哦,你们不必介意,这位也是我们科的医生,刚刚从外院会诊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苏宜修亲自为唐宋向人家姑娘做了解释。

“可是,他没穿白大褂,在这站着,我有点不适应。”躺在床上的这个姑娘,两手抓着衣服,看到唐宋站在这里,就迟迟没有掀起自己的衣服。

“好吧,那我还是走吧。”看到这种局面,唐宋只好尴尬的摸了摸自己鼻子,悻悻的离开了门诊。

然而,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

门诊上,苏宜修给这个病人查体:腹部平坦,未见胃肠蠕动波,腹肌稍紧,右下腹压痛明显,反跳痛阳性,肝脾肋下未及,肝肾区无叩击痛,移动性浊音阴性,肠鸣音还算正常。

很快,苏宜修得出结论:急性阑尾炎。

“初步考虑,你得的确实是急性阑尾炎,而且已经出现了腹膜炎,需要手术了。”苏宜修对病人说道。

“啊?!真的需要手术呀?”病人听到苏宜修的建议也是手术,虽然来之前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可是当听到这位老专家的“判刑”时,还是很紧张的。

“如果不及时手术,很有可能会大声阑尾坏疽并穿孔的危险。”苏宜修回道。

“那…医生,我可以让你们医院的唐宋医生,来给我做手术吗?”从检查床上做起来的姑娘,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哦?为什么要找唐宋呀?”苏宜修有些好奇。

因为从刚才,这两个人对唐宋的态度,很明显,她们并不认识唐宋是谁,可是,她们为什么还要找唐宋来给自己做手术呢?

“我们是鲁州大学的,元明清是我们的英语老师,来这里之前,元老师告诉我们,如果需要做手术,一定要找你们医院的唐宋医生主刀,因为他做手术的切口可以不留瘢痕。”

原来,这两个人,是鲁州大学的学生,而且,还是元明清的学生。

至于元明清,苏宜修也是认识的,上次关衣菲在奥迪卡地亚请客,苏宜修也去了。

“呵呵,我想告诉你们,刚才从这里离开的那位,就是你们要找的唐宋医生。”苏宜修笑着说道。

“啊?!”

这两个姑娘,顿时愣住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