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十七章 私人老师就是好(求月票吖!)
听书 - 回到明朝做仁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七章 私人老师就是好(求月票吖!)

回到明朝做仁君 | 作者:纣胄| 2021-04-16 08:3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关于历史上的这次春闱之事,朱翊钧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次科举也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张居正的二儿子不但科举考中了,而且还是一甲第二名,也就是榜眼。

关于张居正的二儿子为什么能中榜眼,历史上有三种说法。

第一种,张居正亲自安排的。同时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故事:张居正派堂弟约见参加同场考试的江南才子汤显祖和沈懋学。

因他们早已是小有名气的人物,张居正希望他们能与嗣修共同学习,以此抬高儿子,并允诺将汤、沈取在前三名。

结果汤显祖拒绝,因此名落孙山;沈懋学应允,就当了状元。

第二种,主持阅卷的张四维为了拍张居正的马屁,把张居正的儿子定在了第四,也就是二甲的第一位。

张居正早已通过冯保买通了皇帝左右的太监,让太监把送上去的前两名的卷子挪到第四,把原来的第三、第四摆在上面。

皇帝照太监捧来的卷子顺序一念,便成了定局。

第三种说法是在第二种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

万历皇帝自己将张居正儿子的卷子放在了榜眼的位置上。张居正觉得不妥,万历皇帝还安慰他,“先生大功,朕答不尽,只看顾先生的子孙。”

在这三种说法中,第三种最不可信。

第一种和第二种说法,朱翊钧觉得都有可能,而且可能性五五开。

对于海瑞的做法,朱翊钧是不赞成的。张敬修的确是张居正的人,可也的确是个有才学的。

你不能因为他爹的关系就觉得他中举是因为他爹,人家也是家学渊源,从小接受父亲的培养,考一个进士很奇怪?

可能在张居正的眼里,大儿子本应该考中。

结果呢?

自己没有干预,你们这些人就把我大儿子弄落榜了,这叫什么?

我为国尽忠得罪人了?

我大儿子受了我的牵连,你们这些人就是通过我大儿子报复我,

所以等到二儿子参加科举的时候,张居正就出手了。

这也不是不可能。

朱翊钧甚至可以肯定,张居正肯定是出手了。无论是二甲第一,还是一甲第二,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都能够去翰林院、都能够将来入阁拜相。

以历史上万历皇帝的性格,把张居正的儿子弄到第二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他干的。

因为在几年以后,张居正三儿子科举的时候还给弄成了状元。这种事情除了得罪人之外,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处。张居正有这么蠢?

反正是历史上的万历皇帝擅长玩这些阴谋计。可能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给张居正挖坑了。

一方面看似在奖赏张居正,让他说不出什么来;另外一方面则是让张居正得罪更多的人:

这已经不是科举舞弊那么简单了,简直就是一代权臣才干得出来的事情!

从后面的事情来看,万历皇帝是一直都想把张居正塑造成一代权臣的。

相比较起来,万历皇帝的确有帝王心术和帝王权谋,也有帝王的狠心,可惜他没有帝王远见卓识的目光。

不然即便处置了张居正,那也不能让张居正人亡政息。哪怕张居正的改革有不妥当的地方,你也可以在这个改革上继续深入。

可惜万历皇帝没有,反而把心思用在了和臣子的争斗上,和他的爷爷很像,只不过没有他爷爷那么厉害的手段,斗不过,结果加剧了大明的党争。

把这些事情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朱翊钧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张宏,笑着说道:“这份题本有什么问题吗?”

张宏有些迟疑着抬起了头,见皇帝正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连忙低下头说道:“回陛下,没什么问题。只是奴婢觉得事关重大,特来请陛下圣裁。”

闻言,朱翊钧笑着点了点头,满意的对张宏说道:“不错,做得很好,赏。你有这份心思就好了。”

这话当然是赞赏张宏把事情来告诉自己,让自己做决定。

要知道,在这之前,自己可从来都没有这个权力。即便真有什么大事,冯保也会去找李太后,而不会到自己这里来。

张宏跑到自己这里来,对自己朱翊钧来说就是一种认同。

听了这话,张宏倒也没有多么的惊喜。

他是宫里面的老太监了,做这些事情为的也不是赏赐。

“这件事情就按照这份题本说的办。”朱翊钧笑着说道:“司礼监直接批红就好。”

“奴婢明白。”张宏连忙躬身说道。

“行了,去吧。”朱翊钧摆了摆手。

张宏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朱翊钧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

他缓缓地眯上了眼睛,随后喃喃自语道:“或许应该让你们更绝望一点才好。”

题本很快就批复了下去,消息很快也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谁也没想到今年的科举主考官居然是张居正。

一时之间,京城内外议论纷纷,抨击声四起,主要攻击的方向就是张居正会借此来培植党羽,扩大自个儿的势力。

现在朝廷上下已经有很多人对张居正不满意了。

自万历皇帝登基以来,张居正就做了内阁首辅大学士,这一做就是五年,权力日重。

这对很多人来说都不是好事。毕竟张居正在那里,他们就动不了。

这可不光是一个内阁首辅大学士的位置。张居正安排他自己的人手当官,不和他一个党派的人自然就看他不顺眼。而且牵扯到了官场上大大小小的官职,想不恨的都难。

何况张居正还要革新,触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居正的敌人就多了去了。

朱翊钧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张居正的敌人居然这么多。只不过刚把消息放出去而已,这些人就坐不住了。

不过外界纷纷扰扰,基本和朱翊钧没什么关系。他这几天一直过得很安稳,基本都在听张居正他们上课。

朱翊钧不得不感慨,谁说这些老大臣都是老古板?

这些老大臣为了给自己上课,用尽了心思,小人书作为课本,讲课的时候声情并茂、旁征博引,生怕自己听睡着了。

朱翊钧不得不感慨,私人老师就是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